對一個美國總統候選人來說,選擇競選伙伴就像買房子一樣:這是筆巨大的投資,因此你什麼都想要,不過你也知道這通常是不可能的。

民主黨候選人、參議員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選擇喬﹒拜登(Joe Biden)作競選伙伴就是如此。作為競選伙伴,拜登是個穩妥的人選,選擇他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拜登彌補了奧巴馬自身資歷中很多、或許也是最重要的薄弱環節。

不過就像一座儲藏空間不足的房子一樣,奧巴馬的選擇也並非十全十美。拜登需要買房的人反復權衡利弊。

上周末公布的《華爾街日報》/全國廣播公司新聞(NBC News)民意調查有助於我們確認和量化這些利弊。奧巴馬選擇拜登主要是為了回應公眾對他處理國家安全事務能力的質疑。為補這一短處,他不惜在一定程度上犧牲他在“變革”和“新面孔”兩大方面建立起的優勢。

那次民意調查顯示,奧巴馬最大的問題是,很多美國人不放心讓一個僅擔任伊利諾伊州參議員四年的人擔負起領導美國的重任;這其實並不奇怪。實際上,有四成的選民表示,他們對奧巴馬領導美國沒有什麼信心;只有半數的選民表示對奧巴馬“很有”信心。

問題的關鍵在於奧巴馬在國家安全問題上的欠缺。民意調查顯示,奧巴馬對共和黨候選人麥凱恩(John McCain)的整體支持率優勢已經從一個月前的6個百分點縮小到了3個百分點,使得競爭實際上處於勢均力敵的態勢;考慮到目前俄羅斯與格魯吉亞的軍事沖突佔據著媒體頭條,提醒美國人外面的世界依然動盪不安,同期奧巴馬支持率下降絕不是巧合。

拜登是彌補奧巴馬這一軟肋的合適人選;作為六任參議院元老、外交關系委員會(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主席,多次出訪各國的拜登在這方面擁有豐富卓越的經驗。數十年以來,拜登一直都是國會有關國家安全辯論的重要角色,因此他也是少數幾個記得美蘇導彈競賽時代的人士之一。拜登了解全球所有復雜的熱點問題,他會在世界領導人姓名大賽中獲勝。

拜登具備的優勢是顯而易見的,奧巴馬選擇他也是明智的。很多選民認為奧巴馬作美軍統帥尚欠火候,選擇拜登為競選伙伴將為他掃清這一障礙,為隨後競選重心轉向其他方面舖平道路。

但有得必有失,奧巴馬這一選擇的不足之處目前還不太明朗。特拉華州參議員拜登顯然不如其他可能的人選那樣,擁有搞定一個競選形勢搖擺不定關鍵大州的實力;除非奧巴馬競選陣營利用拜登出生於賓夕法尼亞州來拉攏他老家的選票。

更為重要的是,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奧巴馬陣營“變革”這一競選信息的重要影響力,也顯示了年輕選民對這位民主黨旗手的重要性。而65歲的六任參議員拜登可能無法延續奧巴馬在這兩個方面的出牌優勢。

在被問及選民是期待一個專注於“維護美國現有優勢”的總統還是一個致力於“進步於發展”的總統時,今年選民們對變革的渴望是顯而易見的。這一問題基本上代表了穩妥地維持現狀或是更冒險地積極探索新方向這兩種選擇,有60%的受訪者選擇了積極前行,比例遠遠超過了選擇前者的35%。

奧巴馬喜歡抱怨華盛頓是多麼陳腐僵化,而且麥凱恩正是這個問題的一部分。作為相對的政壇新人,奧巴馬可以將自己形容為上述問題的解決方案之一。不過選擇在參議院呆了35年的拜登(他的資歷比麥凱恩還要長14年)為競選伙伴,奧巴馬陣營可能不那麼容易再出這張變革牌了。

這項最新調查還顯示,奧巴馬在國家安全和國內事務之間權衡得失後選擇拜登也有一些風險。盡管奧巴馬需要化解選民對他外交事務方面的懷疑,但認為外交事務會決定大選成敗的觀點也是錯誤的。在被問及聯邦政府所需處理的最重要問題時,選民們首選的三大問題都是國內問題:就業及經濟增長、能源和醫療保健;而首要的外交問題伊拉克戰爭僅排在第四位。

拜登的年齡也是令奧巴馬競選牌失分的因素。他比奧巴馬大幾乎二十歲,考慮到另一項調查顯示奧巴馬目前在全國支持率領先的優勢完全來自年輕選民,這一年齡差無疑非常乍眼。如果排除34歲以下選民的支持,奧巴馬就不會在今年的選舉中佔據優勢。

當然,僅僅因為競選伙伴的年齡就認為許多年輕選民會改變立場的觀點是愚蠢的,特別是奧巴馬選擇的還是一個精力如此旺盛、又擁有感人個人經歷的競選伙伴。

總的來說,從最新民意調查反映的情況來看,奧巴馬選擇拜登可能是正確的。不過,這其中實際上也包括了此消彼長的平衡之道。

Gerald F. Seib


來自:華爾街中文網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