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些微昏暗的樓梯間,克拉克點起香菸取暖,他說,很慶幸在奧地利住了
25年之久。現為奧地利公民的他說:「我要投給為勞工發聲的政黨,現在所
有東西都變昂貴了,麵包、食物、任何物品。薪水太低,那是我在意的。」

奧地利現政府於2007年1月由左派社民黨和右派人民黨聯合組成。兩黨因理
念不合,人民黨今年7月7日正式提出與社民黨決裂。奧地利國民議會各議會
黨團7 月8日達成一致,提前舉行大選。而在土耳其出生、奧地利長大生活的
克拉克這類的移民族群,成了政治人物們選票拉鋸戰的工具。


經濟趨緩物價上揚

奧地利是歐盟中最富裕繁榮的國家之一,但隨著經濟走步趨緩和物價上揚,
選舉戰場地已經超越維也納的咖啡館和音樂廳。

奧地利的公共住屋計畫影響了1/3的選票,是社民黨和其他右翼反對黨的主
要選票戰場,政見總是圍繞在經濟困境、復甦的通膨和移住民議題。

回溯到20年代,許多歐洲的勞工領袖和社民黨以「紅色維也納」被右翼黨派
份子鄙視,右派說左派允許過多的移住民進入奧地利,甚至是連德文也不懂
一句就取得了公民權。

在維也納城裡頭,像克拉克這樣的非土生的奧地利移住民,大多住在國民住
宅裡頭,還有土耳其移民和南斯拉夫後裔,他們大部分都領有奧地利護照。

民調顯示由斯特拉赫(Heinz-Christian Strache)領導的右翼黨派自由黨和其他
零星黨派,所組成的「奧地利未來聯盟」(Alliance for Austria's Future),受
到自由黨前主席海德(Jrg Haider)支持,估計可以獲得25%得票率,比2年前
高出10%。

而奧地利的主要黨派社民黨和中間偏右的人民黨,可能瓜分剩下約60%的選
票,是二次大戰後首次支持率低於60%。


社會,不是社會主義

2000年,其他歐盟國家指責奧地利政府的反移民政策,現已經放寬許多,政
府轉變為中間偏左路線,增加移民的自由限度以舒緩通膨壓力,並且高呼
「社會,不是社會主義」口號。

不過,社民黨仍因放寬公共住宅給移民而受指責,因為連土生土長的奧地利
人也不易申請到國宅居住。

歐洲其他國家也面臨同樣的問題,經濟成長率趨緩、升高的失業率和通貨膨
脹使得各國內族群疑義的緊張氣氛難以緩解。在奧地利840萬人口中,有140
萬人是移民,多數為土耳其裔和南斯拉夫裔。

在前主席海德領導下,自由黨在2000年到2005年間贏得保守聯盟的選票後,
經常有反穆斯林和反猶太人的觀點出現。


關注移民與整合議題

德國GfK市調研究機構最近的民意調查顯示,奧地利是僅次於英國最關注移
民和歐洲整合的國家,每5個奧地利人就有1人認為國家做需要憂慮的是移民
議題。

一名在國宅隔壁開店的書商站在店門口看孩子騎腳踏車,他接受訪問道:
「奧地利人害怕外國人有發聲的機會,但是當外國人出頭了,他們又不願意
正面承認。」

英國基爾大學教授李查‧路德表示,焦點除了要著重社會政策,也要針對民
族主義和移民政策進行探討,他說:「公眾的種種不滿牽涉了通膨和信用崩
解。」社民黨和主流保守黨派最令人感到失望的是政府失能。GfK所進行的
民調顯示,通膨是歐洲人最憂心的事情,奧地利人也不例外。

奧地利6月的通膨率是3.9%,是過去15年來的最高點,至今下降的趨向微乎
其微。經濟成長率從今年第一季的0.6%下降到第二季的0.4%,消費者荷包大
受衝擊。


通膨嚴重政府無對策

維也納的勞工階級支持自由黨的比率很高,2006年選舉時,在勞工階層住宅
區約20%得票率,當時自由黨得票率在維也納只有14%,在全奧地利則僅佔
有11%。它廣泛的主張也導致一些移民反彈。

48歲的奧利維克於1994年波士尼亞內戰時遷移到奧地利,他說:「自由黨總
是說卻不做事,我要有更多的工作機會,但是我不知道哪一個黨才能做得到
。奧地利是我第二個家,我喜歡這裡,但是最近卻很悲慘。」他指的是糧價
上揚和通膨日益嚴重,政府卻沒有對策。


投票年齡降為16歲

另外一個影響這次大選的關鍵是青年選票,因為奧地利這次選舉把投票年齡
下降到16歲以上。對年輕人來說,通膨的影響不切身,在自由黨黨魁斯特拉
赫的網站上,他戴著和切‧格瓦拉一樣的貝雷帽,網站隨之響起饒舌音樂,
還能下載當手機鈴聲。

一頭造型摩登的16歲青年布雷特說:「我知道我不會投給自由黨,因為他們
反對外國人。那些宣傳伎倆我不會上當,自由黨是個笑話。」他補充說將要
把票投給社民黨,然後繼續跟朋友踢足球。

雖然9月28日的大選成績還沒出爐,但是一般預測,右派政黨將會贏得大部分
選票。


來源:立報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