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譯:葉興台

我們看到的可能只是市場崩盤,但我們正在經歷的這場動蕩不只是一場金融
危機,而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地緣政治轉變,世界的權力平衡正在改變,而且
勢所難免,美國從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就居世界領袖的時代已經結束。

美國居世界領袖的時代結束,可從該國在自家後院的統治權淪喪看出。委內
瑞拉總統查維斯不斷嘲諷美國,卻相安無事。美國在世界地位的淪喪令人矚
目,美國所信奉的自由市場信念已經自我摧毀,政府重新控制市場的想法獲
得辯護,這個變局的意含遠比蘇聯瓦解深遠,政府和經濟的整體模式已經崩
潰。

自冷戰結束以來,後繼的美國政府就一再向其他國家強調財政建全的必要。
在1990年代末期全球暴發金融危機之際,國際貨幣基金(IMF)執行美國的
自由市場理念,導致印尼、泰國、阿根廷和幾個非洲國家大幅削減支出,因
而面臨嚴重的經濟衰退,中國金融體系的薄弱,也再三遭到警告和恐嚇,但
中國的成功是依靠對西方建議的不屑一顧,目前遭到重創的也非中國的銀行。

儘管美國不斷敦促其他國家採取美國做生意的方式,但美國總是有一套自行
其是的經濟政策,對其他國家則有另一套。多年來美國在懲罰未撙節財政
(fiscal prudence)的國家之際,自己卻借巨款來資助減稅和過度擴張的軍事
支出。如今,美國政府的財政高度仰賴持續流入的外國資金,反而成為摒棄
美式資本主義的眾多國家之一,對美國經濟的未來產生重大影響。

美國財長保羅森和聯準會主席柏南克最後採取何種紓困方式來拯救美國金融
機構,與紓困計畫對美國世界地位的意義相比,一點都不重要。民粹派誇談
銀行貪婪,國會也同聲附和,根本沒有觸及這場金融危機真正原因。美國金
融市場的悲慘情況,是美國銀行業者在政治人物創造的自由境爭環境下營運
的後果,美國政治人物擁抱過分簡化且危險重重的解除管制意識形態,必須
為當前的悲慘情況負起責任。

在當前的情勢下,政府大舉擴張責任是避免市場災難的唯一方法,但後果將
是美國得更加仰賴世界新崛起的大國。美國政府赤字已居高不下,很多債權
國擔心有理由擔心美國還不了錢,美國可能藉由通膨升高的方式來降低赤字
,但通膨暴增可能導致外國投資人損失慘重。在這種情勢下,購買龐大美國
公債的中國、波斯灣國家和俄羅斯等,是否願意繼續支持美元作為主要外匯
存底貨幣的角色?抑或,這些國家會視此為進一步傾斜經濟權力的良機?無
論是何種結果,美國不再擁有控制之權。

美國帝國的命運通常取決於戰爭和債務的互相影響,大英帝國就是如此,其
財政狀況從一次世界大戰前就開始惡化,蘇聯也有類似情況,蘇聯在阿富汗
的失敗,加上為了因應雷根政府發展星戰計畫所造成的經濟負擔,是引發蘇
聯瓦解的重要原因。

儘管美國堅持所謂的例外主義(exceptionalism,譯按:指美國因具獨一無二
之國家起源、文教背景、歷史進展、以及特出的政策與宗教體制,故世上其
他已開發國家皆無可比擬),美國與其他國家並無二致。伊拉克戰爭和信用
危機已大大傷害美國的經濟龍頭地位,美國將繼續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一段
時間,然而一旦金融危機結束,新崛起的大國將開始收購未受受損傷的美國
金融機構。

就像蘇聯瓦解一樣,美國世界地位的隕落將引發巨大的地緣政治後果,美國
經濟疲軟不振,使其無法支持過度擴張的軍事承諾,軍事緊縮是無可避免的
,而且不可能是逐步或按計畫行事的,這會產生不少副作用。以伊拉克為例
,美軍若撤出伊拉克,將使伊朗成為中東地區的大贏家,沙烏地阿拉伯將會
做何反應?阻止伊朗取得核武的軍事行動是否變得更不可能或更有可能?中
國領導人對當前金融危機保持沉默,美國的衰弱是否讓中國更敢於宣示權力
,或繼續執行和平崛起的政策?


來源:立報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