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周以前的八月十八日,本欄曾以〈俄國為何入侵喬治亞〉為題,分析普丁
總理攻打這個位居外高加索地區小國所造成的複雜情勢。那場戰事名義上算
是結束了,隨之而來的卻是美、俄間劍拔弩張的關係,看來一場有別於上世
紀五十到九十年代的「新冷戰」,已經悄悄地來到廿一世紀多元的新世界了。
  
首先指出前蘇聯特務機構(KGB)出身、有幾十年對美鬥爭經驗的普丁,正帶
領俄國恢復對美冷戰的人,是美國《戰略預測(Stratfor)》周刊的兩位專家
Fred Burton和Scott Stewart。他們半年來不斷警告,新冷戰已經開始,
而且比舊冷戰更不擇手段。尤其俄國副總理謝欽 (Igor Sechin)取得委內瑞
拉總統查維茲同意後,今年九月十日起,俄國戰略轟炸機進駐委京Caracas
軍用機場,與古巴遙遙相對,就是為了要使美國睡不安枕。
 
此外,《紐約時報》專欄作家Thomas Friedman則在題為〈新世界秩序〉
的專欄裏說:不論你管它叫新冷戰或新秩序,其起因源自兩項巨大的「不平
衡現象(imbalance)」。第一項是美國的軟實力與硬實力過分強大,就軍事
而言,各國聯手也打不過美國。更重要的是,美國經濟雖面臨巨大困難,其
規模仍比排名二到四的日本、德國和中國三者的總和還大。
 
第二項不平衡,則已成為美國的包袱。布希下令進攻伊拉克時,從未想到這
場戰爭會拖這麼久。六年多下來,美國已用盡可以調用的兵力。世界上任何
角落如再發生問題,美國絕對無力應付;這也就是美國不能出兵援助喬治亞
的現實。儘管白宮剛宣布明年二月可自伊拉克撤軍,卻必須在阿富汗增兵,
應付巴基斯坦穆夏拉夫引退後的新局面。美國「力不從心」的現實,使布希
不敢對伊朗動手,造成伊朗「最高領袖」卡梅尼教長(Ali Khamenei)和總
統艾馬丹加(Mahmoud Ahma dinejad)敢不甩老美,寧願向俄國輸誠納款
。這就是新冷戰造成的縱橫捭闔。

廿世紀九十年代,自從前蘇聯垮台後,俄國經濟凋零、物價飛漲、貪汙橫行
,真可謂自顧不暇。今天可大不相同了,梅德維捷夫與普丁聯合執政,權力
穩固,又值原油與糧價飛漲,莫斯科已可再次叱吒風雲,而華盛頓茫無感覺
。布希總統或許天真地以為在西方協助下,俄國正慢步走向民主自由的道路
,終究會與西方世界融為一體呢。

但普丁可不這麼想。從俄國國家利益出發,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不斷爭
取舊蘇聯成員國加入,已經破壞了柯林頓總統對葉爾欽(Boris Yeltsin)所做的
「不會接受波羅的海三小國」的口頭承諾。我查過大衛營會談的報導,柯林
頓的確曾經如此答應過。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烏克蘭(Ukraine)的所謂「橘色革命
(Orange Revolution)」。

我記憶所及,當時台灣媒體極少報導。起因是二○○四年十一月廿一日的總
統選舉,被公認為弊端叢生,導致烏克蘭人民在首都基輔( Kiev)街頭聚集抗
爭,每人襟上別了一條橘色絲帶,先只靜坐抗議,後來變成全民罷工罷課。
直到十二月廿六日重新投票,選出尤申科( Viktor Yushchenko)為新總統,
才結束這場不流血的革命。

如今尤申科領導的烏克蘭想加入北約,接下來如果與俄國同文同種的白俄羅
斯(Belarus)也提出申請,將直接威脅到莫斯科政權的國家主義信念與安全感
。是可忍,孰不可忍?俄國有一萬個理由,認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如此
步步進逼,確實已經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

美國把橘色革命看成一場自發自動的民主運動,但普丁認為它分明是中央情
報局(CIA)幕後策動的拿手好戲,要在俄國後院搧風點火。烏克蘭申請加入北
約組織,更是「美帝」要使俄國一旦有事時腹背受敵的鐵證。即使今天沒有
普丁這個人,換個隨便什麼人在莫斯科領導全局,也會和他的想法相同。

美、俄「新冷戰」的起源,今日看來是無解的難題。美國的錯誤是,雖然在
中東陷入泥淖,卻不自量力繼續鼓勵喬治亞和烏克蘭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尤其烏克蘭地處俄國西南邊境,兩國間並無天然屏障可言。在這點上俄國
絕無退讓餘地。從大戰略去看,俄國「新冷戰」雖以美國為對象,北至波羅
的海三小國,西至「上合組織」的中亞成員,乃至白俄羅斯都將受到影響。
俄國無須動武,它只要這些國家注意聆聽,不再盲目地跟著美國走,就達到
目的了。


來源:中時電子報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