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劉必榮】

巴基斯坦總統札達里上星期五從北京回國。他是去借錢的。

國際貨幣基金(IMF)指出,今後兩年,巴基斯坦的財政缺口每年會有30億到40億美元之多,所以急需借貸填補。先前巴國官員對外表示,中國會先援助巴國 5億。但從北京回來後,這5億美元還有沒有,大家卻三緘其口。只見札達里落寞地說,錢借不到,現在只有很羞辱的去向IMF求援了。一旦向IMF借錢,巴國 政府的支出就必須照IMF的規定加以緊縮,窮人將首先受到衝擊,甚至將影響人民對政府的支持。

以中共和巴基斯坦關係之好,為什麼這次不給錢?甚至連新聞報導都予以淡化?一種說法是擔心消息一出,人人都來借錢,北京將疲於應付。可見要做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並不容易。

巴基斯坦在四處求援的時候,不斷大聲疾呼:「我是反恐的前線,需要大家支持!」就外交遊說而言,這本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但如今國際金融風暴席捲全球,人人捉襟見肘,巴國官員也不得不承認,「哇係反恐ㄟ呢」已不再像過去一樣有賣點。各國現在關心的是經濟,不是反恐。

布希政府倒還是義挺巴國,擔心若人人袖手,巴國情勢持續惡化,也會給激進分子一個發展的溫床。所以11月還將召集一個對巴援助的國際會議,呼籲相關國家慷慨解囊。但這個援助也不是無條件的,巴基斯坦必須在反恐上加把勁,也必須在財政上有所改革才行。

觀察國際政治,常常需要關注現在國際上的「中心議題」。這個議題主宰了各國的對外政策,也影響到國內選舉的主軸。日益激烈的美國大選,就是一個最好的例 子。共和黨在選戰中主打的是安全牌,民主黨打的是經濟牌。布希在2004年靠反恐牌贏得連任;八月間俄羅斯打喬治亞的時候,安全、外交議題浮上台面,馬侃 的支持度一下高了起來。但雷曼兄弟破產之後,所引起的震盪輻射全球。馬侃陣營再講「哇係反恐ㄟ呢」也沒用了,因為經濟問題現在國外國內都變成了的中心議 題。沒有任何議題的重要性超過經濟,包括反恐在內。

在這同時,人們對政治人物的評價,也隨著金融危機的發展而起伏。英國首相布朗和俄國總理普亭,就是兩個典型。

金融海嘯爆發之前,英國工黨一片逼宮之聲,年輕議員宣稱布朗支持度低,將拖累整個工黨,而想逼他下台。結果布朗拯救經濟有功,5000億英鎊挹注銀行,歐 洲各國群起效尤,新科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克魯曼更專文讚揚,一下子鹹魚翻生,由黑轉紅,雖然工黨的民調還沒有起色,但布朗本人的國際聲望倒是扶搖直上。

俄羅斯剛好相反。普亭總統任內經濟一片大好,所以他不但個人想要青史留名,更想把俄國盧布趁油價飆漲之際,一下變成國際流通的主要貨幣。沒想到金融海嘯一 來,多國經濟應聲而倒,油價直直滑落,俄國才警覺到過去對石油過度依賴,導致自己經濟也出現問題。加上過去政府過度介入經濟的普亭模式,也影響外國投資意 願,拖長了經濟危機的時間。所以漂亮的普亭模式,或普亭政治遺產,現在也被人打上問號。

所以金融危機就像水,影響一國和一個領導人的起伏。反恐戰爭還是要打,但是中心議題已變,「哇係反恐ㄟ呢」,怕是有一陣子會聽不到了。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來自:聯合新聞網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