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il K. Gupta

2020 年的世界將會是怎樣的世界?我相信那時將會出現一個生機勃勃和激動人
心的區域,其中中國經濟很可能會成為全球創新的平台。為什麼呢?因為中國
面臨的獨特機遇和挑戰賦予了中國成為世界創新主宰者的潛質。在全球整合的
經濟條件下,我們會發現許多重要的創新活動來自中國,有些是由中國企業主
導,有些則是由在中國的跨國公司主導。



汽車工業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例子。根據高盛的《金磚四國與全球市場研究報告》
(The BRICS and Global Markets 2004年10月版)的描述,2005年中國和印度的汽
車保有量大約在三千萬輛。如果經濟持續增長恰如預期,到2040年,這個數字
會激增到七億五千萬輛。如此預期,在我看有兩種可能的結果,要麼原材料供
給和製造工藝不能支撐汽車行業的急速增長,要麼我們將會看到從車用能源到
制造工藝,以及汽車設計領域出現日新月異的創新局面。明天汽車行業的領軍
企業會是上海汽車、豐田、還是大眾?這恐怕很難預測。也許2020年汽車行業
的佼佼者會兼具國內企業和跨國企業的特質。

目前中國在諸多重要領域面臨機會與挑戰,主要包括:能源、環境、基礎建設
、人口密度、老齡化、生物技術、以及移動設備等,中國應重點以此開展創新
活動。當然,挑戰的形勢與歐美所面臨的挑戰截然不同,這種不同至少體現在
挑戰的規模上,但是它們仍然形成了非同凡響的創新機遇。

舉例來說,中國擁有六億移動電話用戶,這是世界之最,也是中國的特色。這
也就為微軟和谷歌提供了在諸多領域施展最新科技的非凡機遇,例如:移動設
備的操作系統、移動搜索、移動銀行、以及其他形式的移動數據服務。在微軟
、谷歌和其他公司在中國進行創新的同時,他們也會把這些創新成果運用到世
界其他地區。

當今的跨國企業巨頭,如:寶潔、IBM、思科、以及諾基亞也許在2020年仍然
會保持強勢,屆時來自中國和其他新興經濟體的新秀企業也會在列強中佔有一
席之地。但是2020年的強者不能像今天的中國企業一樣,他們一定要成為明天
的中國企業。像任何明天成功的企業一樣,明天的中國企業不應僅僅是中國企
業,也應同時是部分的美國企業,部分的歐洲企業和部分的印度企業。

我的意思是說,作為2020年世界的贏家,中國企業不能僅僅依靠國內輸出,還
需要在世界各地的研發中心展開研發活動,對於生產制造、市場銷售、及服務
活動也應如此。如果你有大量的核心業務活動在中國之外,那麼你就不再是傳
統意義上的中國企業了。

聯想的形態就是一個非常具有說服力的例子,誠然,聯想的根是在中國,總裁
是中國人,但他的辦公地點卻在北卡羅萊納,它的首席執行官是美國人卻在新
加坡上班,首席財務官的辦公室設在了香港,首席市場官是一位印度裔美國人
,並且它的全球市場營銷中心設在了班加羅爾。

於是,聯想同時成為了中國公司、美國公司和印度公司。這就是中國的商業領
袖們將要創造的未來中國企業的形態,也是中國政府需要大力提倡和鼓勵的方
向。當我們談及全球化的中國企業,我們描述其分布在全球不同地理區位的商
業活動。主要的管理層人員可以由許多不同國籍的人組成,來自不同的時區,
具有不同的語言和文化背景。中國文化崇尚層級制度,國家大同,中國商業領
袖們的文化基因使他們不能自然而然地培育出在多樣性環境下工作的技巧,這
恰恰是中國商業領袖們需要克服的學習的挑戰。中國不缺乏資本,也不缺乏硬
能力,然而需要積累和培育的是實現超越的軟能力。

現在對於中國的創業者和創新者來說是絕佳的時機。舊的商業模式、產品及工
藝流程正在迅速衰落,新生事物總要代替腐朽末落的事物。正在運行的組織總
是在創新方面步履維艱,於是本地創業者有了優勢,值此大好時機,創業者應
當著重為中國獨特的問題來創造解決方案,同時著眼於在其他國家應用自己的
解決方案,以至最終對全世界產生影響。

(編者按:本文作者安紐﹒古普塔(Anil K. Gupta)是馬裡蘭大學史密斯商學院戰
略與組織學 Ralph J. Tyser教授。他在創新、戰略學和組織學領域被廣泛譽為世
界領先的專家之一。)


來源:華爾街日報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