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在《紐約時報》的專欄中指出,這次總統
大選是對政治思潮的一場公投,結果是歐巴馬所象徵的進步主義勝利了。的確
,八年的保守主義執政在二○○四年後就逐漸崩解。但新上任的歐巴馬會用什
麼樣的政治哲學治國呢?他真的體現一個新的進步主義時代嗎?

     從大歷史來看,歷史輪迴似乎逐漸轉向一個新階段。廿世紀美國最知名的
歷史學家史勒辛格就認為保守主義和進步主義在廿世紀是交錯循環。換言之,
是人民對政府與市場的角色,或者成長與平等的價值,在不同時期有不同偏好
,尤其是當既有的主導哲學開始貧困時。

     當然,哲學的貧困常常是伴隨著危機,才會讓民眾認識到。二○年代末的
大蕭條,讓羅斯福總統新政得以出現,這個凱因斯主義主導了美國政治卅年;
到了一九七○年代中期爆發經濟危機,促成了八○年代雷根的保守主義革命。

     保守主義的支配至今也將近卅年,即使中間穿插了九○年代算是中間偏左
的柯林頓時代,但他重要的政策成就是平衡預算和福利改革,都是傳統上比較
偏向保守主義價值的。

     保守主義追求經濟成長,但卻是以犧牲社會平等為代價。小布希這八年的
金權政治、大力為富人減稅,讓美國自七○年代以來的不平等更為嚴重。所以
,人心的確是在思變。

      二○○六年國會選舉,民主黨以經濟民粹主義為主軸,強調健保改革、提
高最低工資、反對自由貿易等政策,讓他們終於奪回失去已久的國會。人民的
價值也逐漸在改變。

      二○○七年一項民調顯示,在問到美國民眾「政府是否應該幫助有需要的
人,即使這會為政府帶來更大債務」,贊成的人從一九九四年的四一%上升到
○七年的五四%,顯示保守主義思潮已經面臨翻轉。

     今年大選前,恰好出現廿一世紀第一場金融大風暴,讓強調解除管制、市
場至上的新自由主義嚴重破產,更提供了美國左轉的契機。

     但歷史潮流與結構性變遷之外,更重要的是歐巴馬本人的哲學、或者歐巴
馬經濟學(Obamanomics)是什麼;他是要加速還是減緩時代精神的改變?

         在競選的最後一個月,歐巴馬和水電工喬說,他會試圖「再分配財富」
(spread the wealth)。這句話被麥肯說成歐巴馬是社會主義。這是典型共
和黨的恐共式抹黑。但的確,相對於共和黨個人主義、自由放任市場經濟的意
識形態,財富重分配的觀念確實是偏左。而且歐巴馬確實主張要取消布希時代
的減稅,要讓富人(每年收入廿五萬美元以上)繳更多稅。這對共和黨來說,
確實是可怕。

     但是歐巴馬的政治哲學即使在民主黨中的位置也並不算很左。基本上,他
的競選主軸就是要超越黨派,在他的經濟社會哲學上,他強調的是「務實主義」
。所以,雖然他如傳統民主黨強調照顧中下階層,強調政府角色的重要,但在
他的第二本自傳中,他也曾說:「雷根的主要洞見──福利國家會讓人懶惰且
太過於官僚,而民主黨的政策太過於強調去分大餅,而不是增加大餅──的確
在某程度上是事實。」在初選中,他對雷根時代的誇獎就使他在黨內遭到不少
批評。

     更具體地以稅改政策來說,歐巴馬雖然主張增加富人的稅,但是也主張對
中下階級減稅。就健保政策而言,他不像希拉蕊柯林頓主張要讓每個國民強制
投保,而是主張政府雖然要負責更多部分,但最終讓個人決定是否要參加。

     當然,這些矛盾都是必然出現在歐巴馬未來的施政路線中。誰不是呢?柯
林頓的新中間路線本身是矛盾的綜合體,小布希時期雖然是保守主義的極致,
在政府預算上卻是大政府。

     這是一個全新時代,尤其是大危機之後的黑暗期,可以確定的是強調自由
放任市場、鄙視國家角色、輕忽重分配的經濟自由主義已經破產。但是歐巴馬
的挑戰是,能否在他的務實主義哲學上,提出新價值與新政策路線,真正開啟
一個新的進步主義時代。

 2008-11-09   中國時報  【張鐵志】
(作者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

來源:中時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