們認為目前的形勢對一位即將上任的新總統實在不是個好時機,我對此有些不解。

看看那些經過歷史檢驗的真正偉大的總統吧──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 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和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他們全都是在危機時期執掌國家的。再想像一下在危機剛開始出現時當政的總統結果會怎樣,譬如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或現任總統喬治﹒布什(George Bush)。

Getty Images
美國當選總統奧巴馬11月4日在芝加哥發表了獲勝
演講,圖為奧巴馬及其家人

畢竟,如果國家一切都好、人們可以輕易得到貸款、股市不斷創下歷史新高、投機商還在炒作拉斯維加斯的高檔公寓的話,奧巴馬競選時也就不必打出“變革”的口號了。危機對成就那些在通常情況下難以想像的事情提供了政治掩護。

危機帶來的好處不一而足,比如,眼下我們可以忘掉赤字,因為我們從大蕭條的經歷和凱恩斯派經濟學家那裡已經知道,在這次這樣的危機時期,政府必須出手花錢。 第二次世界大戰給美國帶來了歷史上佔國內生產總值最大比例的財政赤字,但它同時也終結了衰退。今後有的是時間來平衡預算。

基於這一點,我設想假如這次是我當選總統的話,我會給眼下的經濟危機開出以下藥方:

必須將強化銀行和金融體系作為當務之急。因貝爾斯登(Bear Stearns)倒閉而日益遭受重創的市場信心必須加以恢復。從美國國際集團(AIG)的災難中我們學到的教訓是,你不能在大銀行周圍建條護城河後就以為萬事大吉了。

非銀行參與者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作用同樣重要,大家都知道所謂短板效應:水桶的容量取決於最短的那塊木板。這意味著要向保險公司和諸如GMAC、通用金融 (GE Capital)這樣的綜合性集團的金融分支注資,在適當的情況下換取其優先股和權益股份。這些應該是不錯的投資,因為危機在很大程度上是心理上的,隨著 市場信心的復蘇,資產的價值也會回升。

對搖搖欲墜的大型企業,美國需要一套綜合性政策,或許可以從汽車業開始。

這種政策 不可以再採取就事論事、個案處理的方式,這樣只會對一些被視為“大而不倒”的公司有利,卻讓其他公司走向破產。我讚成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方式:購買有股息的優先股和可以低廉價格收購權益股份的認購權証。實際上,我或許會要求巴菲特出面負責此項工作。這不能是針對私人股權 投資公司或現有股東的救助。財政部的一些人應該開始像不良資產經理人那樣考慮問題,因為他們將管理納稅人的錢、讓這些錢贏利;他們還將不得不硬起心腸對哪 些投資有可能賺錢、哪些沒可能作出決定。

這會不會被貼上“社會主義”的標簽?如果美國能始終如一地把自己當做納稅人的托管人來管理這些股 份,那就不會。作為托管人,它將站在納稅人的一邊,而不是管理層和其他利益集團的一邊。美國應該像是這些公司的私人股權投資公司那樣行事,從企業的長遠改 善出發,然後擇機退出(最好能帶著贏利)。

大蕭條帶來的另一個經驗是基礎建設開支能有所幫助,且可以成為很好的長期投資。中國剛剛出台了 相當於5,860億美元的經濟刺激計劃,其中包括用於建設機場、鐵路和公路、住房等工程的開支項目。這些項目將改善人們的生活質量,提高生產率,刺激經濟 增長。美國也不缺乏類似的需求。

如果我當選前承諾減少對外國石油的依賴,那麼,我會向公共交通系統投入大筆資金,包括機場和中心城市交通 樞紐之間的道路。(我個人會呼吁在紐約肯尼迪機場與曼哈頓中城區之間建設快速軌道線。)我還會對教育和藝術投資,鑒於各州、市預算赤字急劇上升,這些領域 應會急需新設施。我當然不會對那些沒什麼人使用的橋樑投資,這也就是為什麼這個計劃要由白宮而不是國會來運作的原因。

我會停止對失敗者提供補償。我將尋求從立法上禁止簽署不論業績好壞都要求大筆離職補償金的雇用合同。我還將把對欺詐罪提起訴訟作為頭等要務。當政府注資並取 得股權時,我將把在任管理層趕走,除非有非常有力的理由要求我不這麼做。但我不會限制業績出色者的薪酬標準,包括對大銀行。這個國家需要對有獨創精神、工 作努力、有判斷力和富有經驗的人給予鼓勵,現在尤為如此,因為正是這些人讓它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我並不嫉妒奧巴馬的顧問、谷歌(Google)首席執行 長施密特(Eric Schmidt)所擁有的數十億美元,我希望我們有更多像谷歌這樣的公司,它們能創造就業和財富以及能讓每個人受益的產品。

作為總統,我將是這個國家的首席發言人。透明度至關重要。人們必須了解國家正在採取的措施和為什麼要採取這些措施。他們必須理解美國怎樣才能負擔所有這一 切、他們繳納的稅款怎樣被用於對我們未來有益的投資,而不是被變成沒用的小恩小惠。我會走出去,到寫字樓、工廠、鄉村,跟人們交談,傾聽他們的想法,而不 是整天縮在白宮閉門造車。

我知道,所有這些我說起來很容易。我不是政治家,我也不嫉妒任何有勇氣參加大選或將與國會談判的人。但我想,現在是做美國總統是大好時機。如果我是奧巴馬,我會抓住這個歷史賦予我的機遇。

James B. Stewart

 

來自華爾街日報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