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德國國內政壇產生了若干變動。可以肯定的是,2008年對德國社民黨來說不是順利的一年。今年年初,社民黨在黑森州州議會選舉中的喜人結果給該黨開了一個好頭。然而現在08年走到了盡頭,黑森州又掀起了新一輪選戰。而這一次選舉並不令社民黨感到高興。

“ 親愛的黨內同仁,所有為選戰盡力的朋友們,今天晚上我們可以宣布:社民黨重新回到了黑森的執政舞台!”這是今年1月27日黑森州社民黨州長候選人伊普希蘭蒂宣布選舉勝利的情景。這位黑森州社民黨內的左翼分支代表人物在州議會選舉中,極力爭取同綠黨組建聯合政府,取代目前一直單獨執政的黑森州長、基民盟黨人科赫的位置。伊普希蘭蒂始終堅決駁回基民盟有關她必要時刻會借助左翼黨支持當選州長的指責。即使在黑森議會選舉的當晚,確認紅綠聯盟所需票數不夠時,伊普希蘭蒂還再次強調:“我希望不通過左翼黨支持而獲得多數當選州長。我想我的話已經講得很清楚了!”

2008年裡,德國許多州的議會都出現了"五黨並立"局面,這也是導致組建政府非常困難的原因之一。2007年夏季才正式更名成立的左翼黨在德國各州創下了驚人的選舉佳績。而左翼黨的前身是主要活躍在德國東部的"民社黨"以及從社民黨脫離出去的分支"競選聯盟"。

不僅在黑森州,今年1月左翼黨在下薩克森州也超過了5%的門檻入主州議會。只不過下薩克森州州長、基民盟黨人武爾夫得以憑借明顯多數繼續執政。

2 月24日,左翼黨成功進入了漢堡州議會
並把漢堡的政治格局搞得天翻地覆。漢堡基民盟黨失去了執政多數,社民黨和綠黨也因被左翼黨搶走席位,而沒能聯合執政。最終,基民盟和綠黨這兩個一度的政治對手在漢堡組建聯合政府,創立了德國聯邦州層面上有史以來第一個"黑綠政府"德國綠黨高層特裡廷視之為可以推廣的典範:“我們所處的情況是,由於社民黨的支持率極度下降,紅綠聯盟越來越失去多數地位。在這種情況下,就產生了一個問題,紅黑大聯合政府是不是唯一的解決方案?還是還有其他的可行辦法?漢堡的黑綠政府就是一個可選方案。比如在黑森州,我們綠黨多年來一直是可以組建聯合政府的政黨。漢堡的方案有參考價值。 ”

而這個方案使社民黨越來越陷入困境。社民黨前主席貝克在漢堡州議會選舉前幾天曾公開表示,伊普希蘭蒂在黑森完全可以借助左翼黨的支持當選州長。此話引起了漢堡社民黨人的強烈憤慨。貝克任黨主席的日子也從這一天起屈指可數。

而在黑森州,伊普希蘭蒂已經開始將貝克的講話付諸行動:“現在的情況很可能是,我不能兌現當初許下的不借助左翼黨支持的承諾。這對我來說也是個艱難的決定,但是我經過了非常仔細的斟酌。”

事實證明,這個斟酌還不夠仔細。黑森州社民黨的一名州議會議員拒絕投票支持伊普希蘭蒂。由於缺少多數席位,伊普希蘭蒂取消原計劃的州長選舉投票。

隨著黑森州政局爭端四起,聯邦政府的聯合執政伙伴聯盟黨和社民黨之間的摩擦也日益增大。社民黨隨後公開推出該黨成員、學者出身的施萬女士作為09年5月下屆聯邦總統的候選人,和現任總統克勒競爭。繼黑森州、下薩克森州和漢堡的議會選舉後,克勒在由16個聯邦州代表組成的聯邦大會上僅獲得微弱多數支持。如果巴伐利亞州9月份的議會選舉結果有任何微妙變動,克勒都有可能失去多數支持。倘若社民黨人施萬當選國家元首,那將無形中成為對09年秋聯邦大選結果的一種預兆。

當然,施萬要想當選聯邦總統,幾乎只有借助左翼黨支持才行。因此聯盟黨和自民黨馬上就對社民黨發起進攻,指責其在聯邦政府中也效仿"黑森模式"出爾反爾。社民黨原本希望通過推選施萬競選總統來增強自己的選民支持率,而現在黨主席貝克卻要抵擋外界的攻擊:“社民黨不會在聯邦大選中同左翼黨組成聯合政府。但是社民黨的聯邦總統候選人當然有權在聯邦大會爭取更多支持。聯邦大會不是聯合執政的大聯合政府,而是由自由推選的議員和選舉人組成,總統候選人完全可以爭取他們的支持。”

社民黨以及當時的黨主席貝克的支持率一落千丈,甚至在選民調查中降至20%。經過了黨內激烈的爭鬥後,社民黨高層9月初召開了閉門會議。最後,貝克默默無語的從召開會議的酒店後門離開了會場。之後,外長施泰因邁爾對媒體表示:“貝克在今天的會議中宣布,辭去黨主席職務。我們大家都對這一決定表示震驚。”

貝克在離開會場前還提議由施泰因邁爾作為社民黨09年聯邦總理的候選人。不久之後,明特菲林被提名擔任社民黨主席。10月份,社民黨召開特別黨代會,明特菲林正式當選黨主席。對於黨內存在的各種派別,明特菲林警告說:“親愛的黨內同仁,我們必須保持一個統一的政黨。在用到‘我們’這個詞時,指的應當是全體社民黨人,而不是部分成員。我們不是一個股份制公司,我也不願意做一個公司的監事會主席。”

就在社民黨此次特別黨代會召開前不久,巴伐利亞州舉行了州議會選舉。如同當初伊普希蘭蒂一樣,社民黨總理候選人施泰因邁爾歡呼著向眾人宣布:“今晚對巴伐利亞來說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我們在此指的不是選舉結果,而是這場選舉在巴伐利亞州引發的政治地震。”

的確,如果說到選舉結果,在巴伐利亞本次議會選舉中,社民黨取得了有史以來最糟糕的一次選舉結果。但是這場政治地震指的是基社盟在單獨執政了近半個世紀之後首次失去了絕對多數。許多選民轉為支持自民黨和自由選民團體。基社盟不得不同自民黨組成聯合政府執政。

基社盟黨主席胡伯和巴伐利亞州州長貝克斯坦在上任僅一年後雙雙辭職。兩個職位的繼任者是澤霍費爾。4年前,澤霍費爾因政見不同與默克爾發生分歧。當時人們認為,他的仕途到此結束。而如今,澤霍費爾登上了更高的政治巔峰。不過他自己也承認,基社盟目前處在非常棘手的困境:“我只能說,在我將近40年的政治生涯中,我第一次感覺有些畏懼。因為我深知自己肩負著多麼艱巨的任務。”

澤霍費爾現在必須表現出基社盟的實力,在姊妹黨基民盟面前也不能示弱,因為只有這樣才會在巴伐利亞贏得人心。也正因此,澤霍費爾才反復要求總理默克爾同意減稅。而默克爾總理也知道,只有基社盟在明年9月聯邦大選中取得好成績,聯盟黨才有可能和理想的伙伴自民黨組成聯合政府。

自民黨在08年始終保持10%左右的選票支持率,綠黨和左翼黨的戰績也相差不多。

今年8月,左翼黨主席拉方丹在薩爾州被正式選為該黨總理候選人。目前薩爾州的民調顯示,執政黨基民盟支持率最高,之後的社民黨和左翼黨幾乎持平。今年夏天在勃蘭登堡薩克森圖林根等德國東部聯邦州的選舉中,左翼黨均以第二大黨派的結果勝出。

接下來還有明年1月的黑森州大選,這已經是第二次大選。今年11月伊普希蘭蒂再次努力爭取當選州長。然而在關鍵時刻,黨內3名議員拒絕將選票投給伊普希蘭蒂。黑森州議會也隨之解散。現在看來,在今年初黑森大選中慘敗的州長科赫很可能最終成為這場選舉的勝利者。

如果基民盟在黑森州二次大選中獲勝,聯邦總統克勒可能也將得以連任。

總之,2008年正如其開端一樣,在充滿緊張和懸念的氣氛中和我們告別。


Peter Stützle

 
來自:德國之聲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