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到來,我們期待這是一個新希望的開始,過去這一年在人類歷史上已經發生太多震撼,人類不論任何階層都遭受各式各樣的打擊,或許對某些人來說,這是最難熬的一年。從上半年開始的油價上升,帶動百物齊漲,無法解決民生問題的各國領導人,開始將人民的注意力轉移到國際局勢的變動,各國高峰論壇開始成為媒體的寵兒,即使沒做出什麼成果;能源性與區域性的各種聯盟,成為人類史上另一波結盟高峰,但西方各國仍不斷的駛進影響力想要恢復舊世界的統治秩序,於是各國與各聯盟的私下角力成為08年上半最精采的畫面之一,喬治亞戰爭只是一個驚世駭俗的小結。然而只都只是前菜,突來的金融海嘯才讓全世界吃不消,過去那種崇拜金融遊戲與企業帝國的情勢蕩然殆盡,人類開始反思貪婪與自由之間的平衡。非洲的情勢惡化,也讓多人再度懷疑西方民主與商業利益的結合,帶給人類的到底是什麼?


       但除了這些問題,還有一些長期的結構性問題始終環繞不墬,經濟衰退帶動社會變動,使社會運動組織又開始蓬勃起來,尤其在過去我們所謂的先進國家,這些運動更顯的蓬勃,去年的希臘暴動引發全歐學潮,可以說是對新自由主義政府一種反撲。體制外的熱浪,也間接影響到體制內的發酵,全球的左翼政黨在08下半年開始向政權大步邁進,歐巴瑪算是最淺顯的例子。法國、奧地利、德國、加拿大也開始左派復甦,最活躍的當屬古巴、委內瑞拉、利比亞等後共產勢力開始崛起,右派勢力已不像過去十年般緊迫操弄。各國的經濟問題剛好給這些國家機會掌握自己,雖然不可能造成經濟或政治上的地震,但大幅的媒體版面以及隨之而來的自主風潮,在今年或許仍持續不斷。全球化的浪潮也會隨著這波反撲,也將開始收歛起來,內需市場開發與產業轉型將會成為先進國家的首要經濟問題。但值得一提的是,全球化的消退帶來的是區域主義的興起,未來的經濟論壇仍十分有可看性,政治將會變成經濟推進火箭,完美結合者將一飛沖天。


       未來景氣好轉或許仍是華爾街大泡沫的一環,但政治將不會如過去般甘願做經濟議題的打手,不論是積極的政治投資或消極的作秀,2009年都將較以往來的誇張,例如從前幾年開始火紅的金磚四國,以及十大新興國家後起,都不會再得到如過往般的外資挹注。這些國家應要利用過去的盈餘做政治上的考量,保護自己永遠比求人幫助還值得去做。尤其是俄羅斯,在今年將會是政治年,干涉小國內政、偷表西方世界、能源政治、與超新星結盟,我認為都會較以往來的過分,因為需要的麵包絕對不夠,只好說服人民可能有更多麵包。中國亦是如此,「保八」的陰影會愈來愈大,內需市場又不是那麼容易擴張,外資也已經達到飽和,美國這個主市場也已經萎縮,今年或許會加強與第三世界的連絡,除了分攤市場風險以外,另外就是開發消失的市場國際政治。而印度亦將不再抹平世界,取而帶之的是國內的發展政策,在今年的詭譎情勢下,印度沒有得到誰的幫助,因為每個人都覺得他很強,這反而招來恐怖份子的怨恨,往後的印度政策,軍事擴張或許只是第一步而已。


       總體而言,今年的世界將是外表平穩,暗潮不斷。美國將把重心移回國內,西方國家也沒有力氣替代這個權力真空,遞補進去的將是那些在過去幾年以超高成長率累積外匯的國家,在經濟無法快速進步的情況下,只能將眼光放遠一點,結交心目中的「善緣」。分離主義份子與全球恐怖組織將會擴大佈線,破壞現況,依賴的已不只是實體爆炸,而是政治結合引發的區域恐慌。左派團體也將利用資本主義明顯的缺點,說服群眾交出政權,然而誰能提出中間偏左的經濟政策,誰才能真正擊垮右派,否則只不過是炒短線。今年將是一個值得觀察的一年,未來世界的走向會回歸過去?還是會發展新局?都看今年的培植與根基,簡而言之,2009年是一個醞釀的年份,一切的擴張都是傳統與變革之間的鬥爭。


 

前社長蔡松伯 2009/1/5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