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達沃斯世界經濟年會的寒意不是來自阿爾卑斯山的冷風﹐而是來自金融保護主義的威脅。

政府官員和商界領袖們警告說﹐全球性經濟衰退有可能導致跨國借貸大幅減少﹐並導致各國通過經濟刺激計劃為本國企業提供更多補貼。這方面的最顯著例證是﹕今年流向新興市場的私人資本投資預計將比2007年減少82%。英國首相布朗(Gordon Brown)說﹐屆時將出現某種形式的金融重商主義。

雖然各國像上世紀三十年代那樣上演關稅大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金融重商主義這種新型的保護主義卻有可能使大蕭條時代的貿易保護主義借屍還魂。如果有幾個主要國家以犧牲他國利益為代價來照顧本國產業﹐那麼其他國家也會以牙還牙﹐從而引發一輪又一輪的貿易報復。這種局面有可能對全球貿易進一步產生窒息作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經預計2009年的世界貿易總額將下降2.8%﹐使貿易這個推動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無法正常運轉。

與制止關稅戰相比﹐遏制金融保護主義的難度要大得多。世界各國為削減關稅已進行了50年的全球貿易談判﹐世界貿易組織(WTO)則有效地裁斷著全球的貿易爭端。但世界上卻沒有一個與WTO相等同的機構來解決金融爭端。用英國金融服務管理局主席特納爵士(Lord Adair Turner)的話說﹐金融爭端的各方還處於各說各話的狀態。

政界領袖們正考慮用三種方法來處理金融保護主義﹐這些方法是否會被正式採用4月2日就會見分曉﹐屆時二十國集團的領導人將在倫敦召開會議。方法之一是強化IMF的作用﹐以便它能更好地裁斷金融領域的糾紛。方法之二是修補金融儘管體系﹐以推動市場信心的恢復。方法之三是限制各國經濟刺激計劃中的“買本國產品”條款﹐這類條款目前已經成為最引人關注的經濟威脅。

這是一項雄心勃勃的議程﹐現在各方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IMF身上。在達沃斯論壇上﹐有關重塑甚至廢除IMF的建議不絕於耳。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認為不能容忍“不受約束的資本主義”﹐她建議成立“聯合國經濟理事會”﹐這一機構有可能最終取代IMF。

但南非和印度等曾經批評過IMF的國家現在卻轉而捍衛這一機構﹐它們都是即將在IMF內獲得更大投票權的國家。南非財政部長曼紐爾(Trevor Manuel)說﹐IMF應該有更多“牙齒”。英國首相布朗則建議﹐IMF應該像一家央行那樣運營﹐這意味著它應該享有更大的獨立性﹐免受政治壓力干擾。

但IMF的角色卻不大可能發生激進的變革。它是由美國主導的一個政治機構﹐美國在IMF所擁有的投票權足以使其否決任何對該組織作重大變革的提議。十多年前亞洲金融危機發生伊始﹐美國就否決了將IMF改造為一家“央行”的想法﹐現在它有可能繼續反對這一構想。當時主導美國國際經濟政策的一些人士﹐如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和 蓋特納(Timothy Geithner)現在都已成為奧巴馬政府的主要經濟事務負責人。

更可能的情況是﹐IMF將收緊並擴大對其185個成員國的審查﹐高調指出這些國家潛在的金融缺陷。IMF還可能與金融穩定論壇(Financial Stability Forum)協作進行調查﹐後者是一個由世界各金融中心的央行官員和監管人員組成的團體﹐這些人比IMF的經濟學家更有地位。但即便如此﹐仍存在著政治方面的問題。

大國通常對IMF的建議置之不理。IMF曾於2008年春季勸說美國解決其銀行問題﹐但美國卻未予理會。由於對中國的匯率政策存在爭議﹐IMF對中國的年度審議雖已進行了至少8個月﹐卻遲遲未得出結果。IMF副總裁約翰•利普斯基(John Lipsky)說﹐這場拉鋸戰拖延了這麼久﹐IMF必須新開始一輪審查才行﹐否則就無法反映已經變化了的經濟環境。

哈佛大學經濟學家勞倫斯(Robert Lawrence)說﹐如果IMF試圖在危機爆發前告訴人們該怎麼做﹐他們會得到“誰把你們選出來的﹖”這樣的回應。

解決金融保護主義的第二條途徑──改革金融監管﹐起初曾被視為一項中、長期工作﹐其重點在於重組全球監管體系﹐避免未來發生金融危機。但這項工作已經變得迫在眉睫﹐這種緊迫性部分源於對金融保護主義的擔憂。新出台的金融監管規定可能會對一些銀行的行為進行限制﹐因為這些銀行出現問題會危及全球金融體系。金融穩定論壇主席德拉基(Mario Draghi)表示﹐如果二十國集團同意簽署並持續實施這些規定﹐就有可能促使市場對金融體系的信心迅速回升﹐從而推動跨境放貸的進行。

身為意大利央行行長的德拉基在接受採訪時說﹐要推動市場重新啟動﹐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訴世界﹐還是有某些真實的金融產品存在的﹐它們容易理解﹐定價方便﹐且能滿足相關法律規定。

第三條途徑──阻止以鄰為壑的保護主義政策﹐也面臨著政治障礙。美國奧巴馬政府僅憑民主黨議員的支持就讓規模龐大的經濟刺激計劃在國會眾議院過了關﹔許多民主黨議員都希望在計劃內加入一項條款﹐規定刺激計劃的基建項目必須使用美國製造的鋼鐵。現在該法案已經送至參議院審議﹐民主黨參議員們的助手表示﹐奧巴馬政府沒有暗示是否希望從法案中去除此類限制性措辭。白宮方面表示﹐相關事宜仍在評估過程中。

雖然一些美國政府官員擔心此舉會向全球傳遞保護主義的信號﹐但美國絕對不是唯一利用金融危機照顧本國企業的國家。一些歐洲國家已經推出了針對本國汽車廠家的救助計劃。英國堅持要求接受政府救助的蘇格蘭皇家銀行集團(Royal Bank of Scotland Group PLC)必須向本國小型企業提供貸款。

英國首相布朗表示﹐由於外資銀行減少放貸﹐英國企業正在遭受損害。他說﹐一旦你發現這個問題是金融保護主義的一種形式﹐它有可能引發更糟糕的保護主義問題﹐那你就得問問自己如何才能實際解決這個問題。

Bob Davis

本文引自華爾街日報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