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當石油價格逼近每桶150美元的時候﹐在加拿大阿爾伯達省麥克暮瑞堡(Fort Mcmurray)這個憑藉能源繁榮起來的小城﹐泰倫斯•科爾斯(Terrance Coles)的家族掘土企業月收入超過20萬美元。先前﹐科爾斯放棄了紐芬蘭省一家要倒閉的海產企業﹐加入到麥克暮瑞堡的石油熱中。如今﹐他沒了工作﹐住在一個表弟的家裡。

和科爾斯一樣﹐加拿大的經濟也因暴跌的油價而遭到嚴重沖擊。加拿大對石油收入的依賴不斷增大﹐過去4年原油出口增長了一倍以上。現在﹐石油泡沫的破裂讓這個國家陷入了比很多經濟學家預計的還要深的衰退

美國總統奧巴馬週四將出訪渥太華。這是他作為總統的首次海外之行。

由於加拿大已經成為美國最大的原油供應國﹐預計能源政策將成為奧巴馬與加拿大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會談中的一個重點。

加拿大總是能敏銳地感受到美國的經濟問題。不過直到去年秋季之前﹐加拿大看起來都要比它南邊的鄰居美國能更好地度過危機。企業和消費者債務水平較低、沒有次級抵押貸款危機﹐聯邦預算和貿易順差充裕﹐這些都讓加拿大處於更有利的地位。經濟學家預計該國的增長會放緩﹐但是不會陷入衰退。

加拿大的石油儲量僅次於沙特阿拉伯﹐位居世界第二位。麥克暮瑞堡地處阿爾伯達省東北部。困擾著這個小城的問題如今正擴散至加拿大經濟的許多領域。據行業組織Oil Sands Developers Group的數據﹐近幾個月石油企業已經擱置了近500億加元(合398億美元)的投資計劃。

Canadian Oil Sands Ltd.的首席財務長庫必克(Ryan Kubik)說﹐這將對整個加拿大帶來嚴重沖擊﹔這些都是大筆花不出去的美元。這家公司是石油企業集Syncrude Canada Ltd.的最大投資者。

在石油產區的投資有著巨大的乘數效應﹐在加拿大製造業持續裁員之際﹐石油業的投資提振了建築和重型機械等行業。卡爾加里智庫Canada West Foundation的經濟學家馬賽爾(Jacques Marcil)說﹐加拿大的大部分地區都沒有認識到自己的石油資源﹐不過在沒有真正意識到的情況下﹐它如今卻在依靠石油。

環保人士一直在給奧巴馬施壓﹐敦促他不要偏離降低美國石油消費、應對氣候變化問題的競選承諾。阿爾伯達省的石油產區(也就是油砂區)用類似焦油的物質瀝青生產原油﹐這個過程會比傳統的鑽井方法釋放出更多的溫室氣體。

誠然﹐油價並非加拿大唯一的經濟問題。美國汽車業的深度困境打擊了安大略省南部的製造業﹐那裡是很多汽車工廠和零部件廠商所在地。美國的房市泡沫破滅對伐木業造成了沖擊﹐該行業曾是加拿大的第一大行業。加拿大的木材出口較兩年前下降了四分之一﹐如今只佔能源出口的五分之一。

對加拿大出口商品的需求全線下滑﹐特別是來自美國的需求減少﹐這令加拿大12月出現了上世紀70年代以來的首次貿易逆差。

今年1月﹐加拿大失業人口增加12.9萬人﹐創多年來單月最大增幅﹐失業率推高至7.2%。經濟學家如今預計﹐加拿大經濟今年將出現約1.1%的負增長﹐對此前預測的1.8%的增幅進行了向下修正。

為應對經濟低迷﹐加拿大政府上個月公佈了一項刺激計劃﹐計劃在未來兩年支出390億加元﹐這也導致了加拿大10多年來首次出現聯邦財政赤字


Syncrude旗下的Aurora油砂礦場麥克暮瑞堡的石油產區和附近其他兩個油田有森林覆蓋﹐面積與佛羅里達州差不多。這些油田的日產量為130萬桶﹐佔了加拿大石油總產量的一半以上。加拿大原油出口(以美元計價)如今足以和汽車業出口匹敵。加拿大的汽車業集中在安大略省﹐是製造業的傳統支柱。

至少自19世紀開始﹐人們就知道麥克暮瑞堡出產瀝青。上個世紀初﹐勘探者希望將瀝青作為舖路材料銷售出去。在上世紀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現在的Suncor Energy Inc.和Syncrude等加拿大石油公司開始率先通過挖掘露天礦開採瀝青。

然而﹐儘管儲量巨大﹐但由於從油砂中開採石油的成本太高﹐全球能源業對此並不關注。隨著石油價格在1998年跌至每桶最低10.72美元﹐這種投資就更得不償失了。

後來情況發生了變化。技術的進步﹐包括用蒸汽提取瀝青方面的改進﹐大大提高了開採的效率。信貸環境的寬鬆推動了投資的增加。伊拉克戰爭﹐再加上委內瑞拉總

統查韋斯(Hugo Chavez)的反復無常﹐讓加拿大等政治穩定國家的儲藏更具吸引力。隨著全球經濟的蓬勃發展﹐石油價格飆升已足以彌補生產成本。

來自世界各地的各大石油公司以及加拿大的大企業將資金投入到油砂中。根據Oil Sands Developers Group的數據﹐包括新建和運營巨大場所的費用在內﹐2008年的年度開支計劃達到了346億美元﹐是2003年70億美元的近五倍。

這些資金的流入推動了加元的升值﹐這反過來打擊了製造業的出口﹐因為加元升值抬高了加拿大產品在美國和其它國家的價格。

CIBC World Markets駐多倫多首席經濟學家魯賓(Jeffrey Rubin)說﹐自2000年以來﹐加拿大經濟已經從安大略的製造業轉移到阿爾伯達的石油業。加元升值只是加快了加拿大的去工業化﹐它自己推動了這個進程。

經濟實力向西轉移顯然也符合該國的“均衡”計劃﹐這項計劃要求富裕省份資助貧窮省份﹐以確保全國公共服務的相對平等。作為傳統的經濟火車頭﹐安大略省從該計劃中獲得的資金很快將首次超過它投入其中的資金。阿爾伯達擁有加拿大約75%的石油公司﹐如今它向該計劃支付的資金按人均計算超過了其它所有省份。

石油區的蓬勃發展創造了數以萬計的就業機會。失業工人從經濟陷入困境的東部省份紛紛湧入到阿爾伯達省。

6年前﹐56歲的科爾斯和他的兩個兒子放棄了他們在紐芬蘭的家庭海鮮業務﹐來到麥克暮瑞堡。一開始科爾斯為石油公司開卡車﹐最終他和兒子們開設了為石油公司掘土的業務。隨著石油業的發展﹐這項業務蒸蒸日上。他的兩個兒子買了新的皮卡和摩托雪橇。其中一個兒子還出手闊綽﹐買了一輛雪佛蘭克爾維特(Corvette)。

在過去10年中﹐這個城市的人口增加了一倍多﹐達到66,000人。由於交通擁堵﹐它開始在阿薩巴斯卡河上新建一座5車道的大橋﹐靠近兩座現有的橋梁。每天清晨﹐在兩個加拿大流行的甜圈食品連鎖店Tim Horton's門外都會有皮卡車排起長隊。等待時間經常超過一個小時。

44歲的邁克納布(Blair Macnab)與他的家人從400英里之外的阿爾伯達省lleyview搬到這裡﹐接手了一個輪胎和汽車修理店。他把雇員人數增加了一倍多﹐至21人﹐但仍需要員工一直工作到深夜。

43歲的普萊韋斯(Mark Plewes)從2,200英里的安大略省巴里老家來到這裡為新房屋安裝電話和互聯網。安大略長期性的電信工作很少。所以他在麥克暮瑞堡工作3週﹐回去同妻子和三個孩子呆上一週﹐然後再坐車回來。成千上萬的其他外來務工者也都採取了這種方式。

去年秋天﹐就在美國和加拿大其他地區開始出現各種經濟問題時﹐阿爾伯塔的油氣行業仍是一個亮點。其後﹐隨著全球經濟下滑打壓需求﹐石油市場的狀況也繼續惡化。信貸收緊讓問題變得更複雜了。幾乎是一夜之間﹐石油公司紛紛開始推遲投資計劃。

對科爾斯來說﹐這個時機簡直是太糟糕了。跟兒子們的緊張關係迫使他退出了他們的家庭掘土公司﹐之後﹐他從10月份開始在鎮上的一家大型建築公司開瀝青車。11月﹐加拿大石油企業Petro-Canada Oil Sands Inc.宣佈推遲在科爾斯工作的那個區域的投資計劃。他和其他數百人被解僱了。他試著再找份工作﹐但實在運氣不好。

最近的一天晚上﹐科爾斯在一家為紐芬蘭人開的酒吧喝著啤酒。他說﹐“他們現在不招工了”。跟來自紐芬蘭的其他許多人一樣﹐科爾斯正在考慮回老家去。“形勢太困難了。”

邁克納布說﹐他的輪胎店幾週前就開始感覺到影響了。最近他告訴店裡的員工﹐他不得不減少他們的工作時間。他們沒有再增加新的工具或店裡需要的其他物品﹐而是修補現有的東西。他說﹐過去幾個月來﹐竊賊已三次光臨﹐有一次偷走了80只輪胎。

最近的一個下午﹐他在店裡說﹐“突然間人們談論的話題變了﹐”從高額薪水變成了被盜。他說﹐“現在我們經常聽到這類讓人不開心的事。

電信公司工人普萊韋斯說﹐由於新建住房少了﹐現在他每天安裝的電話數量只有去年秋天的一半。他所在的部門原來有9名同事﹐最近有兩個人被解僱了。

位於卡爾加里的Suncor 1月份推遲了耗資140億加元擴大開採面積的計劃。公司首席執行長喬治(Rick George)估計﹐公司在麥克暮瑞堡油砂區僱用的35,000名臨時工到年底前將裁減到10,000人以下。

對於過去這裡的那種近乎狂熱的繁榮﹐他說﹐我們是需要調整。但我們不需要通過銀行系統和世界經濟的垮台來做到這一點。

許多工人現在開始返回他們在大西洋沿岸省份的家鄉﹐在那裡碰碰運氣。2006、2007年時﹐每年會有12,000人離開這些地區前往油砂產區。據Atlantic Provinces Economic Council說﹐去年﹐外出勞務人員減少到1,700人﹐而現在的人員流動方向似乎都變了。在麥克暮瑞堡﹐市場上一些待售的空房子無人問津﹐這是數年來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阿爾伯達省省長施特麥奇(Ed Stelmach)上個月說﹐加拿大人難以接受的是﹐當經濟衰退導致油價跌到每桶37美元的地步時﹐每個人都受到影響。週三﹐紐約商交所美國基準原油價格收於每桶34.62美元。

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加拿大總理哈珀週四在渥太華舉行會談﹐他們將討論能源問題。鑒於麥克暮瑞堡油砂區的規模﹐人們認為在未來數年﹐這裡對加拿大人和對美國經濟都將有重要影響。

但油砂涉及的環保問題可能會讓問題變得更複雜。從礦渣里提煉瀝青的傳統方法需要在地表開挖很大的露天大坑。開採瀝青後再提煉出石油需要消耗大量能源和水﹐與傳統的石油開採方式相比﹐這種方法獲得石油產生的溫室氣體要多出兩倍。

奧巴馬和哈珀將在環保問題上尋找共同立場﹐評估油砂的經濟價值與其環境成本的關係。雙方均對所謂的排放交易制度表現出興趣﹐根據這一制度﹐企業可以買賣溫室氣體排放額度。

許多石油業人士預計﹐年底前油價將出現反彈﹐從而重新帶動擴張計劃。但普萊韋斯或許等不了那麼久﹐他說﹐麥克暮瑞堡的衰退不太值得他遠離安大略的家庭在外辛苦漂泊。

他說﹐安大略眼下並有任何更好的跡象﹐但我很有可能會回去。

Christopher Rhoads

本文引自華爾街日報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