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舉行大規模遊行示威,抗議馬英九的親中國政策

 

法新社發自臺北的消息,臺北數萬民眾走上街頭遊行示威,抗議馬英九的親中國政策,聲言捍衛臺灣主權。遊行隊伍高呼“向中國說不”的口號,最後將彙集到總統府。這是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上臺以來,反對黨,民進黨組織的最大規模的抗議示威。臺北當局出動4000千警力維持秩序。民進黨表示,他們預計會有50萬人參加遊行。

 

中央社臺北消息說,民進党發動馬英九上臺一周年的517大遊行,今天下午3點出發,兵分四路。民進党主席蔡英文強調,馬政府的中國政策,沒有照顧到弱勢產業。遊行的目的,是要告訴總統,臺灣很多人因為親中政策而受害。

 

蔡英文在出發前表示,總統馬英九的經濟政策沒有照顧到產業、農民、勞工。這一年來的經濟政策顧的都是財團與大企業,不是小企業與勞工。

 

本文引自RFI

--------------------------------

民進黨舉辦517遊行 綠營"四大天王"將參加靜坐

 

民進黨517大遊行今天(17日)下午舉行,晚間將展開“人權不落日、團結護民主”24小時靜坐行動,民進党主席蔡英文、呂秀蓮、前“行政院長”游錫堃、謝長廷、蘇貞昌都將參與。

 

    據臺灣“中央社”報導,民進党嗆馬保台活動分兩階段進行,第一階段517下午2時到晚間10時遊行與晚會活動,訴求“保臺灣,ECFA(兩岸經濟協作結構協定)公投”、“顧‘主權’(唾棄賣台權貴)”、“救失業(反對無能當局)”、“護弱勢”。

 

    第二階段,517晚間10時至518晚間10時止,蔡英文率領黨公職進行“人權不落日、團結護民主”24小時靜坐行動,挑戰“集會遊行法”的限制。

 

    517大遊行兵分4路,第一隊“顧主權”大隊由呂秀蓮、前“考試院長”姚嘉文領軍,從忠孝東路頂好廣場出發,行經八德路,將在國民黨中央党部以大型充氣馬偶“嗆馬”。

 

    第二隊“救失業”大隊由謝長廷領軍,行經延平北路,將在“勞委會”前用大型紙飛機射向“勞委會”,代表送履歷到“勞委會”,請馬當局趕快給民眾任務。

 

    第三隊“保臺灣大隊”由蔡英文領軍,行經位於福州街的“經濟部”,蔡英文將率領黨公職在“經濟部”前施放“黑心”空飄氣球。

 

    第四隊“護弱勢”大隊由蘇貞昌領軍,行經位於南海路的“農委會”,將以大蒜、花生、水果等農漁產品大型道具粘貼黑心標語。

 

本文引自新華網

----------------------------------

天下沒有不散的遊行  [聯合報╱社論】

 

五一七遊行今日登場。一天不夠,再加碼廿四小時,然後呢?或許群眾和平退場,或許鼓譟拒絕離場,然後呢?或許出現頭破血流的場面,然後呢?或許石塊汽油彈滿天飛,然後呢?無論如何,最後終有落幕之時,群眾不可能永遠不退場,汽油彈也不可能擲個沒完沒了。不論打算撐多久,天下沒有不散的遊行。

 

盛大的政治集會遊行在台灣已是司空見慣。例如:二○○四年綠營的「二二八牽手護台灣」把整個台灣圍了一圈,至今被喻為經典之作;二○○六的紅衫軍風潮,亦被台獨大師林濁水譽為「人類歷史上最華麗的群眾運動」。然而,二二八牽手護台灣一日收場,紅衫軍風潮則遷延了三個月,但最後皆是撤離街頭,天下豈有不散的遊行?

 

政治集會遊行往往是催化政治進化的重要力量;但政治遊行的影響力,其實不在其時間的久暫,甚至亦不在其手段的和平或暴力。倘若號召的命題不夠正大,就不可能有聚集不散的社會支持;反之,倘若號召正大,則即使訴諸暴力,雖可能要負法律責任,但在政治上卻會被視為具有正當性;而倘若號召不夠正大,卻欲訴諸暴力,增加社會的成本與痛苦,即不可能獲得社會的同情。台灣的紅衫軍和平盤踞街頭三個月,終於用選票制裁了陳水扁與民進黨;泰國的紅衫軍呼嘯砸爛街頭三星期,但一切又回到原點。換句話說,成功的政治集會遊行必須要有正大的精神命題:為誰遊行?為何遊行?

 

對於五一七,輿論關注的焦點是:一、人多不多?再多也不會比牽手護台灣那場多吧?二、會不會有暴力?去年底剛見過中山北路的一片狼藉,暴力又如何?三、會聚集多久?是如泰國紅衫軍的流血三星期,還是如台灣紅衫軍的和平三個月?其實,這些都不是關鍵,問題仍在:為誰遊行?為何遊行?

 

五一七遊行,正如一年以來多次的綠營遊行,問題皆在「假外鬥之名,行內鬥之實」。民進黨有兩大內鬥題目:一、「台獨基本教義派」與「新本土觀修正主義」的內鬥;二、「挺扁」與「去扁」的內鬥。如今情勢的演變是,扁獨聯結;反扁成為反獨,不想與獨派翻臉即須挺扁。因而,五一七遊行在本質上其實是民進黨內鬥的延伸;至蔡英文探監後,又欲以五一七作為民進黨「團結」的黏著劑。至此,五一七遊行,根本是民進黨為化解內鬥而遊行,為化解「挺扁/去扁」的歧見而遊行。這樣的遊行,有拒絕和平退場的理由嗎?又有訴諸暴力的政治正當性嗎?

 

民進黨必須先解答兩大內鬥題目,才有訴諸主流社會的合理性。一、關於國家路線及兩岸政策,是否仍主張推翻中華民國、台獨建國,及正名制憲?例如,反對ECFA,民進黨能不指出如何因應「東協加三」的對策?二、關於對陳水扁的定論,不能假「司法人權」之名,就不問扁案及陳水扁整個政治角色的是非黑白。遊行終有收場之時,但國家路線絕不是「傾中賣台」一句「嗆馬口號」所能交代;而民進黨雖可能在五一七前夕安撫陳水扁及挺扁勢力於一時,但陳水扁不日即可出監,民進黨打算用「司法人權」的花花大轎抬他到何年何日?

 

民進黨因內鬥的張力與壓力,而不能不舉行五一七遊行,以求宣洩抒發;但既宣布五一七遊行,卻更加升高內鬥,竟被陳水扁及獨派挾持。這就是今日五一七遊行的根本樣態。民進黨若不能解答「兩岸政策/挺扁護貪」兩大內鬥難題,坐穿了凱達格蘭大道也沒有用,用石塊雞蛋砸爛了總統府也沒有用。

 

因為,問題在內,不在外!

 

本文引自聯合報社論

--------------------------------------

冷眼集》請讓群眾知道為何而走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上台後,一直以「有執政經驗的在野黨」自居,強調理性監督、扮演制衡力量,希望爭取民心認同,但民進黨不僅要透過群眾動員,凸顯問題焦點,更必須提出一套完整的新論述,尤其是兩岸關係的互動,否則,只會重蹈過去操作民粹的覆轍。

 

自從蔡英文出任黨魁後,不再以扣帽子、貼標籤的方式,對抗國民黨政府,而是較側重論述、事實根據,這種淡化意識形態的問政風格,值得肯定。因此,民進黨今年以來,曾經舉辦兩次民間國是會議,以研討會的方式,檢視馬政府的成績。

 

但可惜的是,民進黨只是運用過去執政經驗,一針見血地抨擊馬政府作為,卻未見民進黨在這些基礎上,進一步建構論述、願景。

 

社會大眾只看到,民進黨批評馬政府的「外交休兵」,卻聽不到民進黨是否繼續操作「烽火外交」;各界只瞧見民進黨罵馬政府向中國傾斜,卻讀不到民進黨如何發展他們口中正常化的兩岸經貿關係。

 

民進黨今天走上街頭,以「嗆馬保台」為主軸,雖可凝聚民眾反對馬政府的力量,但這樣的結果,即便民進黨如願以償,證明馬政府也只是一顆爛蘋果,卻依然無法說明民進黨就是一顆好蘋果。三年後的總統大選,台灣百姓還是只能挑一顆看起來比較不爛的蘋果罷了!

 

民進黨想要獲得選民青睞,除了透過群眾運動外,更應以具體行動證明,民進黨有能力帶給台灣願景,而不是要大家跟著民進黨走上街頭,喊喊口號,或只是在凱達格蘭大道上展開24小時靜坐,集體冥想。

 

本文引自聯合報

---------------------------------------

社論-朝野的表現,人民其實點滴在心頭

 

 馬英九總統就職將滿一周年,在野的民進黨為表達對馬總統施政不滿,今天將要發動一場期望規模空前的抗議遊行,民進黨並堅持不向台北市府申請明天的路權,繼續在凱道上靜坐;另一方面,馬總統與行政院院長劉兆玄近日也風塵僕僕,接受各媒體訪問,目的當然是宣揚施政成績。民進黨要怎麼樣貶抑與國民黨要怎麼樣「自我感覺良好」,都不是重點,老實講,馬政府到底做得怎麼樣,人民點滴在心頭。

 

  民進黨很早就決定要在馬總統就任一年時上街頭嗆聲,只不過「嗆馬」的重點經過多次調整。一開始,民進黨著重的是人民的經濟生活,顧腹肚、救失業,口號喊得很響。不過,由於近日股市連續上漲,經濟景氣即使還不能說已經看到了春燕的蹤跡,至少很多人心裡的悲觀感受已有了明顯的改善,再加上關切失業課題的勞工團體並不想和政黨活動有所連結,因此民進黨在民生經濟的這個議題上失去了著力點。

 

  第二階段,民進黨將五一七訴求轉移到主權議題上,強力控訴馬政府即將與中國大陸簽署的ECFA是賣台。不過,很快的,這議題也沒力了,因ECFA並沒有納入第四次江陳會的議題之中。最後,民進黨將這次五一七的遊行主題定調為抗拒集遊法,對台北市長郝龍斌一再要求民進黨申請凱道五月十八日路權一事,蔡英文認為,人民有上街遊行的權力,不需要政府「施捨」,為凸顯這個問題,因此民進黨決定不申請路權,蔡英文則說自己已做好了「被關」打算;到了五一七前夕,包括蔡英文在內的民進黨多位「天王」先後探望陳水扁,蔡英文不但聲援陳水扁的司法人權,黨中央也適時傳出五一七的嗆馬遊行將不會禁止挺扁標語旗幟。

 

     五一七遊行主題到底是什麼,民進黨天王、重量級政治人物到底為什麼會在五一七之前紛紛去向陳水扁朝聖,後面是否有什麼政治考量,甚至這場遊行到底是嗆馬或者是挺扁,老實講,大多數的人民可能並不那麼關心。在金融海嘯與H1N1風暴襲擊下,如何保護身家性命安全才是重點。至於集遊法修正草案,儘管關係到人民集會遊行的自由與權力,但老實講,經歷了紅衫軍事件後,對民進黨是否真的關心所謂人民集會遊行的自由,不少人心中已自有一番定見,去年野草莓學運之所以未能引起太大漣漪,部分理由即在於此;更何況街頭不只是屬於參加集會遊行的人,也屬於沒有上街的人民,人民固然有集會遊行的權利,難道人民就沒有要求交通順暢的權利嗎?這兩者之間的平衡,考驗的是政治人物與政黨的「慈悲心」與「智慧力」,民進黨版的衝撞街頭並不一定是人民心中唯一的答案。

 

     老實講,馬政府執政一年,施政成績到底如何,人民心中自有一把尺。近來有不少民調出爐,馬總統的支持率在不同的民調機構裡略有參差,平均來講,施政的滿意與不滿大約五五波。馬政府五成左右的支持率跟一年前大勝民進黨兩百萬票的氣勢比起來,自是很大差異,但再怎麼樣,也並不像民進黨所說一無是處;人民對馬政府的評價毋寧說是相當有定見也公平的,馬英九做了一年,執政表現並不令人滿意,因此人民沒有給當初那麼高的評價,但是在促進兩岸往和諧發展的道路前進、以溫和的外交手法爭取更多國際能見度,甚至是提振經濟、降低失業等政策上,人民看得到馬政府的努力,因此願予以一定程度肯定。

 

     站在政黨制衡觀點而言,人民當然不會反對在野的民進黨以上街頭方式督促馬政府;執政者永遠可以有更好成長空間,這也是事實;馬政府有不少事情做的不夠理想,做為「忠誠反對黨」,民進黨澆冷水、上街頭,給馬政府壓力,這些都是理當該做的事。不過,從五一七主題一再改變看來,民進黨對為什麼走上街頭,似乎並不是從一開始就有清楚定位,而有隨著政治需求「彈性調整」跡像。但有多少人民真正關心那些「虛無縹緲」的政治議題呢?誰跟誰合或者不合,誰挺誰或者不挺誰,誰要被關或者不被關,跟大家又有什麼關係呢?請政治人物多多關心人民真正關心的事吧,不要再「高來高去」進行各種政治動作了──如果一定要走上街頭,人民寧願訴求的是為台灣人創造更好的生活吧!

 

本文引自中國時報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cc
  • 昨天在歷史系館是討論這個對吧^^

    在看待這類的遊行時,
    教科書上面會告訴你,這是利益團體表達意見,向政府施壓,使政府正視的一種形式
    但從政府的角度出發,在民主國家,針對政府政策的遊行,是沒有什麼必要加以回應的,因為政策的實行,一定會有贊成跟反對,而這些東西,勢必都得回歸議會的攻防,而不是上幾天街頭喊喊口號就可以解決的

    所以,517遊行,把它看成一場政治show,主辦者爭取表演舞台的一場秀即可,因為他表面上訴求的對象是「政府」,但實際上是「特定民眾」。民進黨在告訴他們的基本支持者:我們有在監督馬!我們硬起來了!

    台北市政府則是默默的配合演出(當然,車禍事件是郝市長沒有想到的意外插曲,考驗了北市府的危機處理能力,後話了)

    最後切記一句話:跟政治人物舉辦的活動認真,那你就輸很大了~~還是乖乖回寢室唸書要緊
  • Heynoo
  • 老實說,
    C大的論點非常實際,實際到只有老練的政客才會說出這樣的話。

    個人不否認集會遊行只是一個抒發情緒的管道,甚至只是一個作秀的舞台。但關鍵問題在於:「何種規模或何種形式的遊行可以引起某種程度的迴響,而這種回想可以影響到政府的決策或議會的討論。」

    或許從這個角度思考,才可以了解一場活動的本質與其對政治的影響吧。
  • cc
  • 我就綜合來回應一下...

    首先,請m大回您的部落格看一下在下對您的「建議」,如果有涉及到人身攻擊,請您盡可能刪除,但為了您個人,也為了我們台灣社會,我強烈的建議您好好考慮在下對您的建言
    要講理論跟理想,我想在下並不會比您差^^(好歹多啃了幾年書,尤其是在政治學方面)但我覺得如果要像許多教授那樣講一些「民主理想」,那只會讓許多有為青年淪為政客的工具罷了
    我的許多學長們學經歷豐富,但他們都在自己的崗位上面為台灣社會來奮鬥,因為我們唸過「政治學」,所以才了解其中的運作,絕不輕易涉入。更重要的是,在曾經被集會遊行動員後,才深刻感受到其中的奧妙真義…

    請m版友見諒,您是位有為的青年,而本人在不同的場合會針對不同的對象提出不同的建言,所以當天的論點完全是針對在場的年輕朋友,尤其是閣下^^(如果我沒搞錯人的話)

    另外是h版友,您對於遊行的實質效果太過於高估了,您的論點可以用來寫論文,但並不能解決問題。
    我已經提過了,遊行的目的並不在於向政府施壓,而是對綠營支持者的喊話,所以也沒什麼必要討論此次遊行對政府的影響力如何,手段與目的沒有因果關係
    如果還是認為在下說的有問題,那可以請各位看倌看看政府有沒有對此次517遊行的訴求作出什麼具體的反映,即可驗證在下的說法。
    利益團體的活動,通常是在私底下的遊說以及密室協商,遊行其實是達成宣傳的效果,向他的支持群眾表態罷了
    不過如果h版友說本人像老練的政客,那在下倒是挺高興,未參與過實際的「政治」運作,只是在書房中作學問,就可以把恩師所教跟唸書的體會結合,去把政客們操作的手法弄得這麼清楚,那我的「政治學」沒有白學了...
  • cc
  • 格主您好(是社長嗎?)

    本人於上篇迴響似有措詞不當及激烈之處
    甚感不妥
    為免造成相關人士之困擾
    希望即刻刪除
    本人並向m版友及h版友表達用詞不當之歉意

    先謝過格主了
  • Heynoo
  • 個人認為回想不必刪除,部落格應該納入各種聲音,並歡迎所有人來討論。個人認為,C大的言論並無不妥,思想上的差異不應做任何道德裁判。

    我不否認某黨嘉年華式的遊行可能對問題一點幫助都沒有。我所質疑的是,集會遊行難道不能成為利益團體的影響力嗎?與政府要求、談判或施壓,需要極大的籌碼,有些團體(或人)把金錢當作籌碼,但除了前就沒有其他籌碼了嗎?

    集會遊行並非一件無意義的事情,對於許多團體來說,這是他們向政府要求的籌碼。

    C大所說的私下遊說或密室協商,應該是後面幾個階段才會發生的情境。重點在於,如何讓政府願意跟你談判或協商呢?觀諸西方社會運動或工會抗爭,動員群眾就是要發揮影響力,使情況進入僵局,如此才有談判的必要。

    或許C大可以再重拾課本,不一定要用犬儒的方式解釋政治活動。
  • cc
  • 恩…我不同意h版友的看法,因為誤解了本人的意思

    很簡單,從個案來看,「517遊行」的確是像我所說的那樣,而h大卻一直以為本人認為「集會遊行」都是如此,那也未免太小看在下了@@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在幾年前我也沒必要跟著本人所屬的利益團體上凱道喊口號



    我沒必要要重拾課本,因為每天都有一大堆書等著在下消化。
    倒是建議h大,在回應他人的文本可以再深思熟慮一點,因為我發現閣下很直覺式的提出問題,但其實並沒有細讀或思索您想批判的文本,導致批判失焦,這是很可惜的。

    最後,「犬儒的方式來解釋政治活動」,請問確切的意思是什麼?
  • Heynoo
  • 「犬儒的方式來解釋政治活動」,意思是對於這些活動只抱持著批判,卻沒有提出建設性的意見。也代表C大關心的可能不是「如何對社會有益」,而是「自己會不會吃虧」,而這點就是我提出批判的原因。

    您雖然認為自己只是針對517的個案來解釋,但你卻在迴響中說曾經在某次集會遊行中體會箇中奧妙。可見,您將另一個集會遊行的經驗套入517遊行,並嘗試說明這些遊行的群眾只是被政治人物利用。

    從以上我應該可以判斷,您對大多的政治性集會遊行都是抱持著「這只是政治人物作秀」的看法。也因此對您的看法提出質疑,也才會對您提出這些問題。

    如果您認為自己真的是針對517個案來做探討,那請您從實際狀況舉例分析,不應以自己的經驗作價值判斷。或許會使您的看法更具有說服力。
  • cc
  • 我的「犬儒」跟閣下的「犬儒」不同(嘆),我覺得維基上的cynicism可以參考…
    http://en.wikipedia.org/wiki/Cynicism
    閣下的解讀,有問題...

    接著,閣下「如何對社會有益」,以及「是否對自己吃虧」的解讀是有問題的,我只能說,您的推論純粹是「個人判斷」,而我要說您判斷錯了...
    為什麼會這樣子,因為您我不識,如果是相熟的朋友的話,就不會作出這樣的判斷...我想這也是網路或是bbs上面,常常因為言論相左引爆衝突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然後,何謂個中奧妙呢?盡在不言中丫!照閣下的說法是本人把參與經驗套入517,那就錯很大了..這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我說過,請仔細地深思熟慮他人的文本,那是閣下的罩門,尤其是涉及到他人價值觀的時候。
    如果您跟別人完全不認識,那很抱歉,建議最好不要冒然對他人的「奧妙真義」提出解讀,或者是斷言別人關心的重點在於「自己是否吃虧」,因為這些東西並不是在討論「議題」,而是在討論一個「人」,閣下或許可以說:您的觀點應該是從古典經濟學角度出發,注重的是個人利益的極大化,但可能漠視了社會的整體利益;或者是說,閣下關心的可能不是社會正義的問題,而是保守主義提倡的傳統價值…諸如此類,這樣子會更周延。

    此外,我本來就對探討517沒有多大興致,受眾們已經各取所需、皆大歡喜了。既然表演已經結束,演員們就應該下台,積極準備下一場的演出。
    517遊行是一場政治show,並不等於一般認為的「政治人物作秀」,show其實意味很深長(思),一般民眾很難去了解。個人認為不用去認真看待,是因為我們只是一般人(嘆),但是如果是局內人的話,恩,大學問。我想這些東西只是我個人的感觸罷了...很多東西沒辦法講明白,呵(當天社課政經所那個如果有在看這裡的話,大概知道我的意思)

    最後,我沒想到會得到這些回應,我的迴響只是純粹針對517遊行的性質提出看法罷了,竟然牽扯出這麼多東西出來,並不是我樂見的。
    我認為這應該是對於議題的解讀不同,或許是所學不同,角度不同囉

    本人希望這一連串的回響能夠在這一篇結束,我也不再回應了,畢竟我並不習慣在網站上或bbs上跟別人「討論議題」,當然如果是認識的人除外。
    如果這一篇的發言有不妥處,請h大轉告全議社社長處理,對於本人的出言不遜,也請您見諒,thx

  • kidmoon
  • cc兄啊
    個人認為您總是不把自己的想法說清楚,所以才會招致「誤會」,然後再對他人的誤會做價值判斷、卻又不把自己的真意說清楚。
    就這樣無限循環。

    諸如:
    「『如何對社會有益』,以及『是否對自己吃虧』的解讀是有問題的……我要說您判斷錯了........」
    H兄說您關心的是「是否對自己吃虧」,
    在本段只說出對方判斷錯了,為什麼不將自己關心的東西說出來呢?

    「…盡在不言中丫!照閣下的說法是本人把參與經驗套入517…這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既然您認為不能相提並論,那為何不把兩者間的差異說出來呢?

    「…請仔細地深思熟慮他人的文本…尤其是涉及到他人價值觀的時候…不要冒然對他人的「奧妙真義」提出解讀……」
    如果是討論就會希望對方理解,為何不將自己的奧妙真義說出來、卻要別人像在考古文一樣去探索自己的微言大義?

    那麼為何對cc兄的意見,後來會使得h兄開始批判個人?
    我的想法是:「您對他人意見的回應總是在最初說的模式裡無限循環。自然會讓人懷疑您是否真正想討論某項議題,如果真的想討論的話,為何不將對方誤會自己之處說清楚、卻又在言詞中若有似無的貶低對方個人。像是「…最後切記一句話…」,雖然每人有自己的表達風格,但您可以說「我真正的認為…」但您要對方去「切記」自己的話,這樣是否過於有自信了一點?既然是值得切記的東西、想必本身一定被千錘百鍊過、並為真理吧!您就那麼相信自己的話是真理嗎?這種方式在學術研討會上、論文發表上,肯定是過於武斷的。Cc兄您用學術上的專業知識、採取本科系名詞定義下去做討論,但是在心態上卻不像是學術討論應有的。難道在學術研討會上也是抱持同樣的態度在討論嗎?做研究時,也是如此武斷的去設定前提嗎?如此,口味偏好是否過重了些。若否,為何到本板就會變成這樣的心態在做討論呢?

    不論是之前我的回應還是h兄的回應都說得很清楚,全議社不會亂刪別人的回應。
    但在您之前的回應中卻屢次提到「可以將我的回應刪除」,如果不是沒看清楚之前我的回應,
    實在不知道為何您在本討論串一直要我們刪除您的迴響。

    我一個政治系的朋友在北上念政治所時曾經請教過該系的王金壽老師。
    他說:「那地方有很多人因為自己唸了很多書、有很多知識就沾沾自喜、不可一世,但你要去思考自己的知識能為世界帶來什麼貢獻。」
    我個人認為這句話很有道理。
    如果您認為自己的知識對世界是有貢獻的,那麼就應該有自信一點、不要老認為我們會刪除您迴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