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年輕人高呼“改革日本”

 

本月2日,40多名身著日本浴衣的大學生在日本東京澀穀發放傳單,上面寫著“20多歲的夏季政治!大家都要去投票!”他們是非營利民間團體“Ivote” 所屬成員。“Ivote”由代表原田謙介(東京大學)等11名大學生於去年4月成立,目標是提高年輕群體的投票率。政治上“中立”的這些人主張說:“政治不是個很難的東西,而是有意思的東西。”目前他們接連舉辦同政客的討論會及街頭遊行活動。

 

日本年輕人本來是“保持沉默的少數派”,但是現在他們已開始行動起來。

 

日本《讀賣新聞》和美國週刊《時代》報導說:“在此次選舉中,‘平成一代(1989年以後出生的人)’提高了聲音,他們希望打造‘自己’的日本。”法新社和彭博社等媒體也評論說:“對於陳舊的日本政界,年輕人終於開始發出聲音。”

 

上月24日,16名年輕人在日本早稻田大學發放傳單,上面寫著“讓我們用平成一代的投票改變日本”。他們是誘導大學生參與政治的社團“言論塾”的成員,他們主張:“年輕群體的投票率低,而且社會因生育率低而走向老齡化,因此年輕人的聲音沒有在政策中反映出來。”根據總務省的統計結果,在20059月舉行的眾議院選舉中,20多歲年輕人的投票率僅為46%,在所有年齡層中最低。《讀賣新聞》報導說,以前第三次進行眾議院選舉時,投票率甚至不及40%

 

早稻田大學政治系教授森川友禮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表示:“政客們關心的當然是給自己投票的人,而不是年輕群體。”

 

正因為此,老齡群體所關注的醫療保險和年金問題一直是日本政治的核心焦點問題。自民黨為了獲得他們的選票不惜拿出大部分預算。年輕人被疏遠的現象在失業率中也有所體現。45歲至64歲人的失業率為4.4%,而15歲至34歲人的失業率比這一數字高,達7.7%

 和其他國家相比,日本年輕人相對“安靜”一些。法新社分析說:“日本政界的世襲和醜聞讓日本年輕人產生了‘政治無法改變社會’的悲觀想法。”而且,只強調市民義務的灌輸式教育也讓他們變得“斯文”。另外,《選舉法》也被指為一個原因,日本《選舉法》禁止在公佈參加選舉後利用網絡進行拉票活動。

 

隨著年輕人行動起來,即將“掌權”的民主黨也開始行動起來了。民主黨面向他們強調“變化”,並提出了提高最低工資水準和支援新婚家庭等競選承諾。

 

引自朝鮮日報中文網

--------------------------

<!-- /* Font Definitions */ @font-face {font-family:新細明體; panose-1:2 2 3 0 0 0 0 0 0 0; mso-font-alt:PMingLiU; mso-font-charset:136; mso-generic-font-family:roman;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7232384 22 0 1048577 0;} @font-face {font-family:"\@新細明體"; panose-1:2 2 3 0 0 0 0 0 0 0; mso-font-charset:136; mso-generic-font-family:roman;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7232384 22 0 1048577 0;} /* Style Definitions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so-style-parent:""; margin:0cm; 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none; font-size:12.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新細明體; mso-font-kerning:1.0pt;} /* Page Definitions */ @page {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 @page Section1 {size:595.3pt 841.9pt; margin:72.0pt 90.0pt 72.0pt 90.0pt; mso-header-margin:42.55pt; mso-footer-margin:49.6pt; mso-paper-source:0; layout-grid:18.0pt;}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大內高手小澤 派女刺客撞冰山

 

日本第45屆眾議院大選明天舉行投開票,最大在野黨民主黨可望大勝,將為日本政治史寫下新頁。

 

民主黨在1996年組党時,曾被諷刺為霜淇淋,現在成了讓執政的自民黨這艘鐵達尼號撞沈的冰山。除了自民党施政無方人心思變之外,與小澤一郎這位大內高手有極大關係。

  

民主黨黨魁鳩山由紀夫當年組党時,自民黨大老、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曾譏諷說:「就像霜淇淋一樣,甜甜的很好吃,但夏天一過就會融化了。」

  

但是民主黨不但未融化,前年7月在參議院選舉時,還成為參議院第一大黨,這次眾議院大選更是勢如破竹,極可能讓自民黨潰不成軍。

 

這主要是參議院選舉及這次眾議院大選,選戰完全由被民主黨第一順位元黨魁代理小澤一郎操控。他使出以牙還牙的招數,仿效自民党前首相小泉純一郎於上屆2005年舉行的眾議院大選中所推出的「女刺客」戰術,推出「粉紅軍團」撼動敵營。

  

這些菜鳥粉紅軍個個將自民党以前大選時都老神在在的大老逼得如驚弓之鳥,紛紛出來打躬作揖拜票、告急、甚至清唱演歌訴悲情。  

 

安排44歲的愛將青木愛對抗執政聯盟公明党的黨魁太田昭宏。因藥害肝炎官司案出名的28歲的福田衣裏子對抗前防衛大臣久間章生。33歲的田中美繪子對抗前首相森喜朗。44歲的前女電視臺女記者對抗前首相福田康夫。49歲的前女主播永江孝子對抗前內閣官房長官鹽崎恭久。

  

小澤給旗下粉紅軍團的教戰手冊,內容包括「十字路口拉票站千回」、「握手一萬人」。有的還因材施教,教子弟兵要衝、沖、沖展現活力,沖勁幾乎讓記者跟不上。有時也教粉紅軍婉拒採訪,吊足媒體胃口。有的粉紅軍被交代演說勿超過3分鐘,避免露出馬腳,顯得孤陋寡聞。

  

小澤是已故自民黨籍前首相田中角榮一手調教出來的,可說是日本目前政壇上最高深莫測、最懂權謀術數的人物,幾度政浮沈,被視為「不死鳥」、「九命怪貓」。

 

今年33日,擔任黨魁的小澤因機要秘書涉及西松建設公司政治獻金弊案遭到逮捕,在輿論的壓力下選擇退位。後來在黨魁選舉中,由鳩山由紀夫勝出。但很多日本民眾都認為,鳩山只不過是小澤的傀儡。

  

近日,有多家媒體估計,民主黨取得政權之後,小澤在參眾兩院所擁有的個人派系勢力將一口氣擴增到120人,實力驚人。

 

田中角榮的女兒、前外相田中真紀子向來嘴巴不牢,在選戰中她就說出:「有媒體說我會當外相,這讓我覺得很傷腦筋,閣僚的名單只有在一郎的腦海裏,其他人不會知道。」

  

最新一期的「AERA」分析指出,在民主黨內原本分兩大類,小澤與鳩山形成同一戰線被視為小澤軍團。另一派是非小澤派的「肉食系菁英集團」。

  

後者如官僚出身的岡田克也、松下政經塾出身的前原誠司、媒體出身的長妻昭等,自負心及上進心很強。該黨這次大選如果大勝,許多不同屬性的人紛紛回籠,可能讓該党形成新的對立軸。

  

作家鹽田潮在其著作「民主黨的研究」一書中指出,小澤1993年離開自民黨之後,2003年進入民主黨,2年半後當上黨魁。有些民主黨員對小澤很敏感,認為他作風神秘、專斷獨行,有人形容他進民主黨彷佛「野狗闖入雞舍」。

  

首相麻生太郎的祖父吉田茂和鳩山由紀夫的祖父鳩山一郎都當過首相。195412月政權從自由党的吉田手中移交給日本民主黨的鳩山。本屆眾議院大選如果政權輪替的話,可說是暌違55年的歷史重演。

 

  當年促成政權轉移的是日本民主黨的總務會長三木武吉。1955年三木促成保守合同,因此有人認為他是「自民黨之母」,現在就要看小澤能否像三木能夠那樣無私、摒棄野心,不將鳩山視為傀儡,這樣小澤才能博得「日本兩党政治之父」的歷史評價。

 

 引自澳洲新聞網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