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寫給「玉山週報」第7期「中國觀察」,7.16.-22.)

   「中國人偷我們的土地,我們偷他們的錢」,2006年我在中國的珠海市認識一個賣燒烤的維吾爾族青年,他告訴我這一句話。


      珠海市有一條頗為熱鬧的徒步街叫「蓮花路」,來來往往的人群中充斥著妓女、乞丐和小偷。妓女是從東北被拐過來的,她們打扮著花枝招展在街上拉客;乞丐則是 從安徽的安慶被帶過來的,他們天天繞著蓮花路上的露天咖啡吧討錢;小偷卻是從遙遠的新疆被集體騙過來,他們受到很好的「訓練」,一旦穿身擦過你的身旁,口 袋裡的錢,很少不被他們偷走。所以在珠海街頭,只要看到新疆來的維吾爾族人,商家無不提醒你要注意錢包,否則當你買完東西,很可能已經付不出錢了。 

      這樣一個畸型都市,其實是中國的一個大縮影,中國以高壓的手段,利用軍、警、情治單位,分門別類的控制著13億人口。而珠海街頭的妓女、乞丐、小偷,也被 一個個分門別類的人販集團控制著。其中,從東北被拐騙南下的女孩,由於長得高挑標緻,在街上拉客,比較有看頭,容易挑動嫖客的情慾;安徽人長得嬌小,要起 錢來顯得楚楚可憐,容易博得同情;新疆來的「小偷」,從小被灌輸「偷」的觀念,他們偷起中國人的錢,也覺得理所當然。所以中國人也很自然的把「小偷」這個 標籤,狠狠的貼在新疆人的身上。 

      可惜的是,當中國人把「小偷」的標籤貼在新疆人身上之時,他們並沒有去反省新疆的維吾爾族人為何要偷,如果他們知道維吾爾族一代代的教育他們的子弟「中國人偷我們的土地」,那麼中國人一點錢被偷,又算得了什麼? 

      問題是「偷」,還只是一種輕微的報復,7月5日,那個發生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血色黃昏」,184條無辜的生命,一夕之間從人間蒸發,中國人才驚覺有比 「偷」更嚴重的種族屠殺隱藏在他們的生活周遭。那是比恐怖主義更恐怖的仇恨,是族群間代代相傳下來的仇恨,這種仇恨也許一時之間可以用軍警鎮壓下來,但仇 恨的意識,卻無法被完全壓制。 
 
●維族「亮刀」
 

 
      這一點不禁讓我想到,過去一個巴勒斯坦的年輕女孩,清晨在告別家人之後,身上綁上炸藥,衝到以色列人聚集的市場引爆,造成以色列人的重大傷亡。以色列警方 後來在她的遺書中找到一句話:「我殺人,因為我愛人」。對巴勒斯坦人來說,以色列人不只侵佔他們的土地,還殘殺他們的同胞,所以在巴勒斯坦人的觀念裡,為 了愛自己的族人,只有殺光以色列人,他們才能救贖自己的同胞。這也是為何巴勒斯坦的自殺炸彈客,過去會一代接一代的傳承下來,他們不是不怕死,而是害怕更 多的同胞死。 

      所以巴勒斯坦人是怕死的,但以色列在美國人的支撐下,不斷的用戰機、大砲、槍彈,逼得巴勒斯坦人不怕死,以、巴之間的仇殺,就這樣一代接一代的被延續下來。 

      新疆的維吾爾族人當然也明白死的道理,所以他們被拐騙到中國的沿海城市,只敢用「偷」的,不敢明目張膽的行搶,在漢人聚集的地方,他們若明目張膽的行搶, 不被打死才怪,漢人當場打死他們,相信絕不會手軟。同樣的,在烏魯木齊,許多維吾爾族人會隨身攜帶一把銳利的「英吉沙小刀」,作為裝飾之用,但裝飾用的 刀,也會變成殺人的刀,這次發生在烏魯木齊的屠殺中,許多人被利刃割喉致死,就是死在這種銳利的小刀之下。 

      中國「新華網」的「新疆頻道」上,就有一篇文章對維吾爾族使用的「英吉沙小刀」做了這樣的描述:「吐爾遜將那把刀子放在我手上,沉沉的,暗灰色,刀刃閃著 銀白的光,暗藏殺氣,刀背上有淺淺的血槽。它的形狀讓我瞬間想到了痛快淋漓,還有速度、戰爭、血以及女孩的笑靨等等,這些混亂而毫無關聯的影像,在我頭腦 裏短暫地交織後很快消失。這真是一種奇怪的感覺」。 
 
      銀白的刀上,暗藏殺氣;還有速度、戰爭、血以及女孩的笑靨,為何維吾爾族人發明的這把小刀,會暗藏著這麼多的意象呢?有人說那是因為維吾爾族男子有佩帶刀 子的習慣,幾乎每人身上都會有一把心愛的刀子,有一把得意的刀子,巴郎子在洋崗子面前都會顯得神氣很多,刀子就好像一個維吾爾男人的臉面,所以這把英吉沙 小刀,會暗藏著這麼多讓男人充滿想像的意涵。 

      然而,三百多年前新疆的吐爾遜家族發明這把暗藏殺氣、充滿戰爭與血的刀子,難道真的只是用來做裝飾嗎?恐怕也未必。幾百年前,蒙古人橫掃新疆之時,就有 「留城不留人」的屠殺習慣。滿清在乾隆皇帝平定準噶爾部的時代,為了擴大屯田的區域,也開始在新疆實施種族屠殺政策。1884年滿清在新疆設省以後,新疆 開始被納入中國的版圖,維吾爾族從此失去自己的土地。 

      但不管滿清或以後的漢人政權,雖然他們「偷」了維吾爾族的土地,但並沒有善待維吾爾族人,他們害怕維吾爾族人反叛,所以向來都採取高壓屠殺的統治政策,讓 那些善於歌舞的維吾爾族人每天生活在恐懼之中。而英吉沙小刀的發明,正是伴隨著從前清到中共統治的這一段歷史而存,烏魯木齊的「血色黃昏」,是否是多少年 來積存的恐懼與仇恨總爆發,終於讓這把原先裝飾用的小刀,在這次的動亂中,亮出了它那隱藏三百年「戰爭與血」的原型。 

 
●國內殖民 

   
      當然,如果還要問,到底是什麼因素,讓英吉沙小刀在隱藏三百年之後,必然在這次「七五事件」中亮出他那「戰爭與血」的原型呢?這裡先來探究一下中國這幾年來喜歡用「亮劍」這個詞彙來形容他們的霸氣的典故。 

      「亮劍」是2005年曾經在中國中央電視台八點檔熱播的一部連續劇,劇情是圍繞一個名叫李雲龍的人如何帶領八路軍部隊抗擊日本兵的故事,李雲龍就是這部連 續劇的主角。而這個主角團長除了一身中共八路軍軍服之外,其實是一個實足的「兵痞」和「土匪」,同時也是八路軍的「軍盲」。他一點都不懂八路軍的組織原則 和革命紀律,卻能在對日戰爭與國共內戰中,戰無不勝;雖然如此,但他所領導的部隊,除了服裝和標誌之外,還是一支實質的「土匪軍」。這可是「新華網」對李 雲龍部隊的描述。 

      在「亮劍」情結的發酵之下,這次維吾爾族人在衝突中「亮刀」,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中共歌頌「土匪部隊」,就是在製造「土匪情結」,有了「土匪情結」,難免會產生「土匪意識」。 

      不信再來看2007年中國中央電視台另外又拍攝了一部連續劇「狼毒花」,它的主要內容也是在描述一位在抗日戰爭中的「土匪英雄」,他可以很神的雙槍匹馬闖 入日本軍營,毫髮無傷的救出即將被日本兵蹂躪的中國姑娘,這麼「勇敢」的八路軍,跟當年蔣介石的部隊到台灣進行二二八大屠殺,其實沒什麼兩樣。 

      當然,中共的「土匪情結」,主要是源自「水滸傳」中的梁山泊108條好漢跟宋朝官府對抗的故事,毛澤東依照「水滸傳」與「三國演義」的內容,擬定出許多打 敗蔣介石的游擊戰略,讓「土匪意識」變成是解放軍一直奉行的最高「指導原則」。例如毛澤東主張要搞革命,就需先建立游擊區,而游擊區最好建立在有山,有 港、澳、湖泊的地方。 

      在毛澤東不斷依照「水滸傳」按圖索驥製般的造出許多中國的革命戰略之下,使得解放軍至今還是無法擺脫「土匪意識」的影響,這就讓他們想要轉化成真正現代化 軍隊顯得相當困難。看看那些解放軍將領曾經說過的要用飛彈把美國洛杉磯打得稀巴爛,要使用核武摧毀美國的言論,甚至一千多枚飛彈對準台灣,也被當成是理所 當然的事,不就是「土匪意識」在作祟? 

      中共的這種「土匪意識」,1950年代也盛行在新疆地區。當時,中共的「土匪將軍」王震在三次挺進新疆之後,為了防範新疆人的叛亂,開始全面性的進行大屠 殺。當時在新疆被認為可能叛亂,而遭到大屠殺的主要有三種人:一是「起義」部隊中的反革命分子,他們搶銀行,殺老百姓,企圖搶了財產後逃亡國外,如哈密、 庫車等發生的叛亂。二是民族分裂勢力發動的叛亂,意圖成立所謂「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國」。三是美蔣支持的叛亂,北疆烏斯滿土匪叛亂,殺人搶財,嚴重危害社會 安全。這些叛亂直到1953年才被王震的部隊平息下來。 

      除了因可能叛亂而遭到大屠殺者之外,1954年中共仿效滿清在新疆的屯田制度,開始建立「新疆兵團」,這是典型的漢人在新疆開疆闢土「偷」人土地的行為, 當然會遭到許多維吾爾族人的反叛,所以「新疆兵團」的建立,又是一次大屠殺的開始。王震為了合理化自己的屠殺行為,還曾在一篇文章中評價左宗棠「是功臣, 也是屠夫」。 

      在屠殺之外,「新疆兵團」更是中共一項「國內殖民」政策的開始。他們建立一個「黨、政、軍、企合一」,兼具屯墾和戍邊任務的特殊組織。「新疆兵團」的前身 為共軍的進疆部隊,後來又結合來自全國各地的青年學子、復員軍人組建兵團。「新疆兵團」下設十四個師,一百多個農牧團場,還有五百多個獨立核算的工程、交 通、商業企業,三千多個社會事業單位,甚至建立自己的法院、公安、銀行、大學等體系,是中國最龐大的特殊兵農工商經濟複合體。 

      「新疆兵團」現在還是被列為由中共中央直屬的單位,也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重要組成部份,所以新疆自治區的黨委書記,也一直具有中共政治局委員的身份,他的位階之高,已經在各省、自治區之上。 

      為了符合「國內殖民」的需求,「新疆兵團」的成員數約有100萬人,漢人占約九成,是一個充滿封閉性的組織,也是中共當局刻意隔離維、漢兩族,這就形成利益難以調和的歧視性制度。 

      有這一個「歧視性制度」存在,儘管中國近年來大舉推行「西部大開發」政策,期望提高新疆、西藏等地的經濟發展,然而中國企業進駐新疆後,由於不相信維族 人,往往只招募漢人員工。而他們從新疆運走低價的能源,但把昂貴的商品賣到新疆,這樣反而使維吾爾族人無法在經濟上獲利,讓他們更充滿相對剝奪感。 

      中共為了減少維族人的相對剝奪感,近來不斷的把維族人轉移到中國沿海的工廠工作,但從去年金融海嘯發生以後,沿海的漢人工作機會本身也變少了,他們開始怪 罪維族人來搶工作,這種情形美國邁阿密大學地理學與國際研究學教授拓普斯(Stanley Toops)就推測說:「可能因為當地人想要找工作,就怪罪到維吾爾人身上,但維吾爾人是在中共的安排下被帶到那裡,所以不是他們的錯,但卻因此引發鬥 毆,而當鬥毆的照片在新疆播送時,又促使維吾爾人上街遊行,但中國當局卻以武力回應」。

      這種從廣東韶關「旭日玩具廠」發生的漢、維員工鬥毆的事件,會像「蝴蝶理論」般的波及到遙遠的烏魯木齊,恐怕是全球化之下中國當局所始料未及的事。中國如何修正它的「國內殖民」政策,恐怕才是調和維、漢衝突的最根本之策。

 

引自王坤義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聽妳放屁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