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库克群岛的乌拉米拉·伍拉格
來自科克群島的烏拉米拉·伍拉格


阻止地球溫度再升高2度,到2020年時把溫室氣體排放減少20%:紐約的氣候談判首先涉及的同樣是許多數字。然而一定程度上被忽視了的是,數字後面是人,氣溫和海平面的上升是每天數以百萬計的人所直接感受到的,並威脅著他們的生存。通過宣傳活動"tcktcktck"(讀成tick tick tick),綠色和平等非政府組織要引起人們對這些人的關注。他們主要通過女士們來講述自己的經歷,包括在紐約舉辦相應的活動。德國之聲記者在那裏聽到了兩位女性的講述。 

 

"2007年,洪水卷走了我們整個村莊。有幾幢建在高處的房子沒事,但莊稼被毀了,牲畜死亡了。"

這是康絲坦策·奧可萊特的敍述。這位高個子女士頭髮梳得很美,穿著她民族風格的鮮紅色衣服。她居住在烏干達東部的一個村莊裏。她說,那裏地勢平坦,只有幾座山丘立在熱帶稀樹草原上。700個村民得以逃到那裏去躲避洪水。但大水並沒有馬上退下去。蚊子迅猛繁殖,虐疾蔓延開來。

 乌干达的难民村

 烏干達的難民村


康絲坦策繼續講述說,等到地面終於幹了,村民可以播種政府給予的作物了,跟著而來的卻是持續數月的乾旱。植物都枯死了。人們又沒東西可吃了。她,這位7個孩子的母親特別擔心最小的幾個孩子,"我們的孩子比較弱小。他們不象我們那麼強壯。我們長大的時候,那時候有足夠的東西可吃。可是現在大家都得餓肚子,包括孩子們。如果他們傳染了虐疾,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死去。"

康絲坦策說,一年收穫兩季的正常季節已經不存在了。過去,她村子裏所有人都能靠務農維持生計。而現在不能依賴於季節了。按理說現在正值烏干達收割的季節,可是由於持續數月的乾旱,人們還只能依靠政府的救濟生存。從康絲坦策·奧可萊特身上可以看到,依賴于別人生存,給她的自尊心帶來了多大的傷害。她到紐約來,是為了敍述她的故事。她說,國家和政府首腦們應該採取行動,讓她和她的家庭能夠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因為,"如果繼續這樣,嚴重乾旱和洪水交替到來,我們就沒有未來了。情況一天比一天糟糕。"

烏拉米拉·伍拉格同樣為未來擔憂。這位性格活躍的女士來自世界上另一個地方,即太平洋裏的科克群島。那裏與烏干達形成了極其鮮明的對照,"我們有美麗的瀉湖,美麗的陽光、沙灘和大海,是一個非常受人喜愛的度假地。"

人间天堂库克群岛
人間天堂科克群島



但這個天堂也受到了威脅。烏拉米拉說:"2005年,我們3周內遭到5次旋風襲擊。我們是個小小的島國。直到今天,我們還沒有從暴風帶給我們的災難中恢復過來。我們的政府不得不借一筆貸款。我們中的許多人至今還在重建被摧毀的房子。"

因為這得花很多的時間,很多的錢。烏拉米拉說,旋風是經常有的,但在這麼短的時間來發生這麼多次卻是從來沒有過的。這位女士說,太平洋裏的許多島嶼遇到了同樣的問題。她是在斐濟群島上長大的。氣溫象發瘋一樣,極不正常,超大的海潮來得也越來越頻繁。海岸線變了,海水進入了原來只有淡水的地區。許多植物和動物死絕了,有些藥類植物再也找不到。這位4個孩子的母親說,在其他一些地方則酷熱難當,河床乾涸,"我們失去了前瞻可能性,因為天氣週期變得無法預測。我們不知道還能種植和收穫哪些作物。在我們根本沒想到的時候,暴風說來就來。甚至魚也沒法捕了,因為它們改變了行蹤,不再象我們習慣的那樣。"

幾百年來適用的傳統的季節計算方式完全亂了套。烏拉米拉·伍拉格遺憾地說,傳統的知識失去了價值,人的認同感也隨之消失。所以她要求國家和政府首腦們,承擔起道德責任來,他們應該行動起來,"我希望看到溫室氣體排放大大減少,還有條約目標要有約束力,因為如果協議是沒有約束力的,簽字歸簽字,什麼也改變不了。國家和政府首腦必須承擔責任,由我們進行審核。我們不會讓他們走出我們的視線的。"


來自:德國之聲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