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的政治覺醒 

 

   近來玻利維亞的內亂事件使國際大吃一驚,自門羅主義於1823年向世界宣告後,拉丁美洲幾成美國後院,「美洲人的事情美洲人自己管!」雖然成功的驅逐了舊歐洲的殖民勢力,為拉美的革命打了一劑強心針,但從此美國的勢力便無可避免的干預。美國的殖民主義依賴的不只是傳統的武力,而是經濟上的影響間接促成政治上的操縱,以達到符合美國利益的國際關係,這在近代是顯而易見的事實。所以革命英雄切‧格瓦拉的革命對象是誰?不是白人、不是獨裁者,而是資本家;直到革命成功後,這位英雄仍繼續擔任工業部長與其他經濟職位,可見拉美的政治若要能覺醒,得先從經濟的收復開始


 

   讓我們將焦點轉移到現代,如查維茲、莫拉萊茲等拉美原住民的崛起,並不完全是依賴民族主義的刺激,經濟政策亦是奠定其基礎的重要手段。過去我們讀到委內瑞拉或玻利維亞,常說這些國家是「坐在黃金上的乞丐」,但乞丐拾起黃金時會是怎樣的光景?從此拉美左派的政治運動將不只是對抗政治上的霸權,他們試圖讓自己成為國際能源上的重要環節,用經濟的手段反將美國一軍。我們可以看到查維茲以石油資源在國際政治上縱橫捭闔,莫拉萊茲以天然氣資源鼓勵人民自主,這些領導人儼然成為反美急先鋒。就連傳統上較為親西方的巴西,亦開始強調自行發展能源科技,使美國幾無機可趁。



   拉美的政治覺醒,除了以擺脫西方資本家控制為要的「經濟主權」收復運動,另一種方式則是藉由國內經濟復甦而興起的新政治概念領袖,如智利總統巴切蕾便是智利第一位女性領袖,強悍的作風結合世界最大銅礦出產國,成功的喚醒智利的國家自信心,目前則是新成立的南美國家聯盟輪值主席;另一個例子則是阿根廷總統克里斯蒂納,同為女性領袖的她,成功把握當時世界上的糧食缺乏情況,促銷阿國本身佔有優勢的糧食作物,將阿根廷從國際上知名的破產國家躍升成經濟成長率最高的區域。而近來因馬英九出訪而在台灣聲名大噪的巴拉圭總統魯戈,亦將經濟自主視為國政重點,拒絕來自台灣的大量經援。



   許多評論家認為目前是拉美左派崛起的時刻,以反美為號召,遂行社會主義的國家政策。但我們若是僅以左派、右派之間的政治意識形態對立來解讀國際關係,就較難理解為何這些國家領導人在這個時刻會如此的耀武揚威,自切‧格瓦拉革命以來的拉丁美洲,左派勢力一直對一般人民有著無比的吸引力,但卻一直無法有效的與美國的經濟勢力對抗,這其中的關鍵原因我們可以說是政治尚未覺醒,但卻極少有人在探討政治的覺醒究竟來自於何處。但近年來許多左翼國家不斷的將資本工業納為國有,甚至不惜在外交上得罪資本母國,其中衝突的關鍵或許就在於經濟。未來拉丁美洲的政治情勢發展,經濟發展將是替代革命或學術,成為新一波政治覺醒的誘因。

 

 

前任社長蔡松伯

2008/09/16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