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消息:《俄羅斯報》10月15日發表文章,題目是“全球危機:創建的時機”,作者是俄羅斯科學院歐洲研究所副所長謝爾蓋·卡拉加諾夫。文章說,最近 發生的俄格衝突和金融危機,表明全球面臨嚴重的管理體係危機和發展哲學危機,標志著世界歷史正進入新時期。2008年8至10月將作為過去100年第四個 發展階段的開端而被載入史冊,這才是21世紀的真正起點。文章摘要如下。


    世界歷史的新時期正在開始。在政治上可以把過去的100年大致分為三個時期。第一個時期始于一戰、俄國革命和凡爾賽和約,在斯大林主義、法西斯主義和二戰 期間結束。第二個時期始于形成兩大集團對抗體係、“冷戰”、成立聯合國、建立美國與西方居主導地位的世界經濟與金融管理體係。共產主義失敗和蘇聯解體開創 了第三個歷史時期。然而,國際體係適應新挑戰和新機遇的改造並未發生。獲勝的西方和陶醉于自己新地位的美國決定一切都維持現狀。由于茫然失措和軟弱,俄羅 斯未能提出任何建議。“第三世界”國家則仍然處于世界經濟和政治的邊緣。以舊機構為基礎的單極世界形成了。

    西方開始擴張。聯合國繼續失去影響和效率。過去50年形成的國際關係和安全管理體係受到暗中破壞。在世界經濟中,起主導作用的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 行和“華盛頓共識”———即全世界只能按照超自由的盎格魯-撒克遜模式發展的思想。沒有人去為這個迅速發展的經濟發明調節係統。人們指望的是陳舊的有效手 段和美元的強勢地位。

    與此同時,一個強有力的進程浮出表面。新的工業革命開始了,這場革命以中國、印度和東南亞國家的廉價勞動力為基礎。中國成了世界經濟中力量重新分配的象徵。經濟上的老牌強國開始出人意料地在競爭中敗下陣來。資金流向了年輕國家。

    美國和西方迷戀于建立自己的政治制度在全球的統治地位,卻忽略了另一個革命性變化———對資源(首先是石油)的控制在驚人的短時間內從西方公司轉到了另外 一些國家及其公司。能源蘊藏量豐富的俄羅斯,開始鄙視和傲慢地對待開始失勢的和不久前曾羞辱過自己的“冷戰獲勝者”。格魯吉亞在8月份進行了挑釁。俄羅斯 不僅進行了懲罰性打擊,而且對北約繼續擴大說“不”。

    隨後拉開帷幕的是世界經濟危機。尖銳的危機令整個全球經濟管理體係進入改革時期。美國及其所鼓吹的自由資本主義佔主導地位、限制國家作用的主張遭遇了最殘酷的打擊,美國主導打造的體制再遭沉重一擊。

    看來,2008年8至10月將作為全球第四發展階段的開端而被載入史冊,這才是21世紀的真正起點。

    這場金融危機相當危險,它將給數十億人帶來不可避免的財產損失,加上前面提到的來勢洶洶的地緣政治事件,舊國際法、安全體係的崩潰,爆發戰爭的危險正在升溫。

    這不只是一場深刻的金融和經濟危機。我們面臨的是整個世界管理體係的危機、全球發展基礎理論的危機、國際體制的危機。要擺脫這場體制性危機,我們需要建立新的國際體制,出臺新的世界發展哲學;需要在老廢墟上建立新的全球管理體係。

    在擺脫這場體制性危機的過程中,處于相對有利地位的不只是受害最淺的國家,還有那些能夠抓住構築國際新秩序、新機制主動權的國家。新秩序和新機制應當符合新的力量對比,並能切實應對新挑戰。

    在此提出構建未來體制的若幹原則,以供探討:

    ●拋棄極度的、不負責任的自由主義,將對自由貿易、自由經濟秩序的支持與更強有力的國際調控結合起來;

    ●由最強大和更具責任感的國家共同制訂和協調政策,而不是一國獨大,或是一部分國家聯合起來反對其他所有國家;

    ●集體填補安全真空,而非劃出新的分界線、形成新的衝突源頭;

    ●聯合解決能源問題,而非將能源安全問題人為地政治化;

    ●有必要遏制住在承認科索沃、南奧塞梯和阿布哈茲獨立後再度興起的國家分裂浪潮;

    ●發展的目的是為追求進步而非民主,民主是進步的結果和一種手段。

    慣常的政治思維模式無助于扭轉局面,更不能建立新世界。而創建新體制的時代已經悄然到來。(編輯:劉瑞常)

 

來自:新華網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llery
  • 這篇文章提供了非西方主流媒體的看法,可以透過另一個角度看世界的政經變化
  • 雛鷹
  • 對於其認為有必要遏止國家分裂潮.在下認為應是認為在新體制未建立的空窗期.亦即權力重整的過程中.國家分裂幾乎可預測的將淪為爭奪權力板塊的國家們一個很好的下手對象-亦即淪為他國鬥爭的馬前卒.
    如果基於這項理由.的確該避免.然而如若是具有不同於此意義的國家分裂或是類似事件.而對此重整的影響是走向對人類有利之態勢的話.我想是應該發生甚至援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