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此全球經濟危機之際﹐各國紛紛實施減稅以刺激經濟﹐但與此同時各種各樣的會卻多了起來﹐比如即將在倫敦召開的20國集團峰會。看來稅和會真是一對有意思的矛盾統一體﹐彼此呈反比。

對於此次全球峰會﹐總的來說美國消極﹐其他國家積極。表面上看﹐這是因為身為此次危機始作俑者的美國怕在會上遭批鬥﹐而其他吃了美國瓜落的國家則想借機一泄心頭怨氣。錯﹗根本原因是美國在向全球“收稅”﹐而其他國家為了抵制美國收稅﹐只能開會了。以前美國經濟狀況良好時﹐雖然也債臺高築﹐但冤有頭債有主﹐美國有明確的還本付息義務﹐其他國家不吃虧。而隨著美聯儲大肆收購各類美國資產﹐它資產負債表上的“資產”開始急劇膨脹﹐這張表上資產和負債應是等值的﹐那它的“負債”去哪裡了﹖不知道﹐我們只看到一大堆“借据” ──為收購這些資產而狂印的美鈔。也就是說﹐所有的美元持有者都是美聯儲的債主﹐由於這種“債”是沒法向它去討的﹐因而相當於大家都向美國交了稅。持有大量美元儲備的中國近來表現得如此義憤填膺也就不足為奇了。

我們因此不難發現﹐美國要求各國加大經濟刺激支出﹐是在為自己加大支出(也就是加大力度向全世界收稅)尋求合法性。歐洲各國要求加強全球金融監管﹐薩科奇總統甚至不惜以抵制20國集團峰會作要挾﹐中國呼籲取消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則是要限制美國這種收稅能力。

有沒有化解這場博弈的折衷辦法呢﹖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認為有﹐那就是大幅增加中國等新興發展中國家對IMF的出資﹐美其名曰增加話語權﹐也就是自己掏錢替美國封自己的口。照此看來﹐倫敦峰會還真有得開呢。

引自華爾街日報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