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民主黨在剛剛舉行的眾院選舉中,以贏得308席的壓倒性勝利首次奪得政權,不僅打破了自民黨數十年以來獨步政壇的局面,也結束了主導日本戰後繁榮年代的大一統格局而代之以一個更加對立的政治競爭環境。

 

我們知道,自自民党1955年成立以來,日本選民僅有一次將領導權短暫地交給了其他政黨,除此之外都是有自民黨一統天下。而由於去年秋季的金融危機引發經濟震盪,作為全球經濟強國的日本地位正在迅速衰落,其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地位還有可能被後來居上的中國在一、兩年內取代。在日本選民不滿自民党施政,民心思變之際,民主黨適時地提出了一個雄心勃勃的社會計畫,同時要求重新評估與日本歷史上關係最密切的盟國美國的關係。日本各媒體都不約而同指出,這一特殊背景帶來的日本政府歷史性的更迭,無疑將推動日本政壇進入一個新的時代。而日本新任首相在9月中下旬選舉產生之後就馬上面臨922的聯大會議以及 24-25日在美國匹茲堡舉行的20國集團領導人會議,西方媒體似乎更關注即將誕生的“鳩山新政府”在對外政策上與前自民黨政府會有哪些不同。

 

各界都注意到,即將成為日本新首相的鳩山由紀夫在大選勝利宣言中談到日本外交政策時提出了兩點,一是提升日本的國際地位,除經濟之外,日本還要在環境、和平、文化等各領域作出貢獻,打造一個讓國際社會信賴的新形象;再就是今後日本在美國與中國之間,應該努力扮演重要的角色。

 

在主宰日本外交的日美關係之上,中間偏左的日本民主黨在選前就一直強調,要在長期堅定的美國同盟關係上,走更獨立路線。人們都還記得,民主黨在野期間曾在伊拉克戰爭、海上自衛隊在印度洋為多國艦艇供油等問題之上經常明顯表現出一種與自民黨相反的“疏美”的立場。而民主黨黨魁鳩山由紀夫選前曾檢討日本盲目追隨市場教條主義與美式資本主義的美國,此舉已解決不了日本的國計民生,他並預計伊戰失敗和金融危機可能導致美國單邊時代結束,美國影響力下降。所以預計,民主黨在上臺後,至少表面上會摒棄自民黨多年一味追隨美國的路線,比如會在與美維持信賴關係的同時,全面評估“日美地位協定”;除了對美國單邊主義表達不同觀點外,也不排除在一些重要國際問題上體現其“獨立性”在不動搖日美同盟的條件下,與美國拉開一些距離。

 

在相對獨立於美國的同時,日本民主黨政權將在對亞洲政策之上,一反小泉純一郎時代“重美國輕亞洲”的外交取向,走重視亞洲的現實路線,並在此基礎之上加強與中國的關係。

 

1996 年民主黨成立後,第一個訪華代表團就是由鳩山率領的,這也是鳩山就任黨首後訪問的第一個國家。鳩山再次擔任民主黨黨首後的第一個出訪國家還是中國。除了鳩山個人的“中國情結”外,鳩山在選前談到民主黨與自民党對華政策不同時曾承諾,民主黨上臺,日中關係將能進一步加速發展。鳩山主張“友愛外交”,在敏感的參拜靖國神社”問題上,鳩山由紀夫曾發表聲明,只要靖國神社依然供奉著戰犯的靈位,他和他的內閣成員就都不會參拜,這番言論,無疑給中國等亞洲國家留有好感;對於僵持不下的領土爭端,鳩山由紀夫則主張借鑒歐盟經驗,通過區域一體化逐漸化解矛盾。

 

綜合來看,“對美獨立”“對華緩和”“重視亞洲”應該是日本民主黨上臺後“鳩山新政府”的外交新戰略的核心。

 

 引自RFI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