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1日,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Hugo Chavez)驅逐美國駐

委內瑞拉大使,勒令其在72小時內離開首府卡拉卡斯。華盛頓方面立即以

驅逐委內瑞拉駐美代表作為回應,財政部甚至進一步以制裁親查維斯的在

美人士做為懲處,不僅凍結他們的資產,也禁止任何美國企業或個人與其

有任何交易往來。如此公然以牙還牙的赤裸外交,在國際舞台上真是令人

耳目一新!美國與委內瑞拉,一在北美,一在南美,南北之間如此劍拔弩

張,兩國之間的關係,於此可見一斑。


拉美左轉的標竿


「這裡是一個有尊嚴的民族,臭美國佬滾蛋,下地獄一百次!」這是直腸

子查維斯的「外交辭令」。而他驅逐美國大使的動作,說起來,只不過是為

了表示與他的老戰友──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站在

同一立場。莫拉萊斯在9月10日已經先對美國駐玻利維亞的大使下驅逐令,

因為美國或明或暗資助右翼反對派,在玻利維亞內部進行分化,製造暴亂。

查維斯大概感同身受,因為,就在前幾年,美國以類似手法資助委內瑞拉右

翼政治集團和媒體,意圖發動政變,逼迫查維斯下台。當時幸好有古巴的卡

斯楚全力相挺,查維斯方才得以度過難關。於今,卡斯楚已經年邁,身體健

康大不如前,查維斯只好接棒扮演拉丁美洲左翼老大哥的角色。他甚至進一

步聲明,在布希總統任內,美國大使甭想再回到委內瑞拉。要改變現狀,除

非美國有新政府產生。他說:「我們堅定地與玻利維亞站在一起,共同努力

,從美帝的枷鎖解放出來!」


     長期以來,查維斯被西方主流媒體妖魔化為一個新世紀的「獨裁者」,

尤其是查維斯在拉丁美洲以「21世紀社會主義」為號召,凝聚國際左翼的力

量,成為拉美各國向左轉的一個標竿。在查維斯的合縱連橫之下,自2005年

以來逐漸當政的各國左翼政黨,甚至隱隱然連結成一條反美、反帝的陣線,

讓美國自1990年代初期即處心積慮推動、建構的「美洲自由貿易區」橫生波

折,寸步難行。華盛頓當局將查維斯視為其中南美洲後花園的眼中釘、肉中

刺,意欲拔除而後快。於是,這些年來美國在拉美所執行的政策,幾乎再走

回冷戰時期反共仇共的老路數,不計血本培植右翼親美勢力,以牽制、顛覆

左翼政權為最高指導原則。只不過,1974年美國在智利扶植右翼軍頭,策動

軍事政變顛覆左翼阿連德政府的惡跡,在拉美記憶猶新,於今CIA即使要重

操舊業,拉美各國早已戒慎防備,恐怕不再那麼容易得逞。


      許多人好奇,查維斯的「21世紀社會主義」究竟是什麼樣的內容?或

者,查維斯究竟是不是美國主流媒體所宣揚的那樣,是流氓國家的獨裁者?


    2007年,查維斯為了對委內瑞拉進行社會主義改造,提出一套新憲法

,於12月2日付諸全民公投。公投結果,反對票數占50.7%,新憲失敗。

當時因為贊成與反對者相差無幾,美國方面刻意宣傳查維斯可能會以強人

姿態,要求重新計票或蠻幹到底。但是,查維斯展現民主風度,慨然接受

公投結果。


      不過,公投即使失敗了,我們還是可以從新憲法的內容推估查維斯關於

「21世紀社會主義」的構想。新憲的內容包括:擴大「參與式民主」的內容

,設立地方自治議會,讓鄉鎮居民在公共政策形成和預算編列的過程中,得

以主動參與;禁止任何基於性別或身體健康因素的歧視;在公共部門設立兩

性平權的機制;為獨立勞動者或非正式經濟部門的勞動者設置社會安全基金

;高等教育免費;公民選舉權從18歲降到16歲;確立新的社會權力,每週工

時從44小時縮短為36小時;集體財產更進一步開放給人民使用;乃至承認委

內瑞拉的非洲血裔……


對「21世紀社會主義」的衝擊


新憲剛發布時,有60%的民意支持度。但是,右翼政黨和親美媒體發動反攻

,刻意對新憲內容進行扭曲的宣傳。譬如,透過廣告告訴民眾,新憲一旦通

過,私有財產將受威脅,國家可以用公權力強制徵收一切。其實,新憲內容

只不過是規定,一旦遭逢糧荒,國家有權力徵用食糧生產者和生產工具,同

時,在農業改革的項目下,國家可以徵用荒地。


     反對黨在傳單和群眾聚會中,甚至刻意散播,一旦新憲通過,國家將集

中教養小孩,所有小孩都將被迫離開父母懷抱;還說,社會主義將成為唯一

官方允許的意識形態,從此不再有言論自由。


反對派的宣傳看似荒謬,卻被證明有效,新憲的支持度快速滑落。


     查維斯為了護衛新憲,在最後關頭,不得不將新憲公投的宣傳轉化為對

其執政的認同。這一方面是新憲的內容太過繁複,譬如在「所有權」方面,

就區分為公共(國家)、社會(人民)、集體(社會團體)、私人(個體)

和混合(國家、人民、集體、私人等部門共同所有)等5種制度,這根本不

是一般民眾在短時間之內所可能理解;另一方面是,查維斯過度自信,認

為自己在委內瑞拉社會的支持度,透過移情作用,可以轉變為對新憲的支

持。於是,宣傳新憲的口號被化約為:「投贊成票,就是為我投票!」


     奈何,新憲公投其間適逢委內瑞拉物價高漲、多項民生用品發生短缺

現象(其中雖然不乏右翼反對派惡意的市場操作),而查維斯自1998年上

台以來,整個官僚體系並未能與時俱進,在公共醫療、中等教育、掃盲、

國民住宅、食糧補助、土地分配、創造就業機會、合作社的開創等部分,

這些被視為查維斯重要政績的部分,自2006年開始,反而有僵滯滑坡的趨

勢。更關鍵的是,憲法層次太高,內容太過抽象,選民疏離感重,投票率

遠遠不如預期。新憲公投的缺席率高達 44.1%。若是與2006年的總統大選

結果做比較,右翼反對派增加了21萬2千票,查維斯流失的票數則高達

280萬票。


     新憲公投的結果對查維斯當然是一個警訊,對於「21世紀社會主義」

的理想,當然也是一大衝擊。這對於拉丁美洲新興的左翼政權也不妨是一

個集體反思的機會,徹底分析查維斯新憲失敗的深沉因素。會不會是改革

的步伐太大,方法太過躁進?會不會是將社會主義的進程太過個人化、英

雄化?會不會是政府的行政效率太不講究?會不會是太低估美國在拉丁美

洲的影響力?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若是2007年底的新憲公投以些微

差距通過,那麼,右翼反對勢力肯定不會善罷干休,也許是以查維斯政府

做票為理由,根本不承認公投結果;也許是更進一部聯合西方政、商、宗

教力量,對查維斯發動攻擊,重新開展2002年政變的布局。


     不管怎樣,1990年,當柏林圍牆崩垮,蘇聯、東歐陣營瓦解之後,美

國大喜過望,認為這是「歷史的終結」,美國在長達數十年的冷戰之後,

獲得最後的勝利,證明資本主義自由市場是人類社會發展唯一可能的途徑

,社會主義已被掃進歷史的垃圾桶,永世不得超生。詎料,社會主義左翼

勢力如今卻是公然在它的後院集結擴張,而且反美的意志似乎日趨頑強。

歷史不僅沒有終結,而且佈局曲折,高潮迭起。美國的頭痛時間才正要

開始!



來源:http://0rz.tw/8b4NC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