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文摘》選擇世界上若干國家,測驗外國「意見領袖」對美國大選誰勝
誰負的看法,台灣是其中之一。上周該誌在紐約宣布:台灣有八○%的人認為
歐巴馬會贏。我要承認:九月十二日曾接到該誌中文版編輯張青女士的電話訪
問,所以我的意見應該屬於那剩餘的廿%之內。明天就是美國投票日了,依照
往例,台北在星期三清晨可能知道鹿死誰手。

職業外交官看外國總統選舉,與該國人至少有兩點不同。

        第一,他可以保持完全中立和客觀,沒有什麼個人好惡的問題,更沒有愛
不愛美國的因素混雜其間。

     第二,他從多年實務經驗早已體認,維護本國的最高國家利益,是各國唯
一的考慮。台灣如仍有人認為共和黨比較討厭陳水扁,或民主黨比較不喜歡馬
英九,這種人若非頭腦不清楚,就是思想有問題。

     張青和我早就認識,那天談話時我告訴她:在美工作或居住廿餘年後,個
人意見認為兩人當選機會幾乎相等,勝負難以預測。我所舉的客觀理由如下:

一、美國民意固然如流水,不斷變遷,但仍有脈絡可循。

     廿世紀中葉,女權運動崛起,所有就業領域都被女性攻占。美國人今天可
以接受一位女性總統,只看希拉蕊(Hillary Rodham Clinton)幾乎獲得民主黨
提名,便是明證。希拉蕊的鋒頭如今被裴林(Sarah Palin)繼承去了。原對
希拉蕊死忠的支持者,可能會把神聖的一票改投裴林,給歐巴馬看看顏色。

二、非裔當然清一色會投給歐巴馬,在動員黑人選票上,有名的電視訪談節目
主持人歐普拉(Oprah Winfrey)和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後任國務卿的
鮑威爾(Colin Powell)兩人的支持都有很大作用。但也不要忘記,美國的人
口統計(demographics),近卅年已發生基本變化。依照美國人口統計署
(US Census Bureau)資料,二○○○年普查時,總人口中非裔占一二.三%,
拉丁裔(Hispanics or Latinos,注意此與膚色無關,純白種人或土人只要操
西班牙語,都算拉丁裔)已有一二.五%,相差無幾。到二○○五年,非裔稍微成
長到一二.八%,拉丁裔人則達一四.四%。

     非正式資料顯示拉丁裔人口可能高達一八%。這些人全都是非法入境的,
國會雖曾通過大赦令,僅少數看得懂英文的人曾取得合法居留權。

     CNN報導過,拉丁裔社團正在努力替不知本身權益的族人辦理選民登記
,今年參加的投票者勢將打破歷史紀錄。美國人口上月底已超過三億零五百萬
人,拉丁裔的四千幾百萬票,勢將掩蓋掉非裔的總票數。

三、從保守主義的地盤去分析,美東的自由主義派加上非裔,在美國仍居少數。

    美國真正的國家潛力是中西部那一大片土地,從伊利諾州向南有密西西比
,向西則從明尼蘇達開始,愛荷華、密蘇里、阿肯色、路易斯安那,更往西則
有北達科達、南達科達、內布拉斯加、堪薩斯、奧克拉荷馬以及德州;再向西
則有蒙大那、懷俄明、科羅拉多、新墨西哥、愛達荷、內華達、猶他和亞利桑
那。這一大片約占全美三分之二的土地,都是保守主義的天下。只有太平洋岸
的華盛頓與加州兩州,才有自由主義派生存的餘地。

四、從雷根時代起,美國政治大體受保守派操縱。

      中間雖有卡特和柯林頓兩位民主黨總統,一位來自喬治亞州,一位來自阿
肯色州。兩人都很討厭華府的政客群(the establishment);他們最多只能
被稱為民主黨改革派。沒有錯,傳統上美國自由主義的根據地是東西兩岸,從
《紐約時報》、《華府郵報》到紐約市《村聲(The Village Voice)》一類的
自由派報刊,都已公開支持(endorse)歐巴馬。但還有人記得它們八年前曾支
持前副總統高爾(Albert Gore),四年前又支持過凱利參議員(Sen. John Kerry)
與小布希競選總統的結果嗎?

五、美國還有一個族群,影響力遠超過其人數,就是猶太裔人。

      他們對歐巴馬不滿意之處,在於歐氏競選總部有許多位外交顧問心中都討
厭以色列,暗地對巴勒斯坦示好。被猶太人控制的書報期刊集中火力攻擊後,
最受質疑的Robert Malley和Semantha Power兩人已經被迫辭職。但以兩位前
白宮國安顧問布列辛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和雷克(Anthony Lake)為
首的一群人,包括參與Kerry競選時的首席外交顧問Susan Rice等人,甚至曾
任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發言人的Rashid Khalid,至今仍留在歐氏身傍,對歐巴馬
當選機會肯定有負面影響。

     我的結論是,投票結果雖然無從預測,票數一定非常接近,不會有民調那
麼大的差距,可能只一兩個百分點而已。


來源:中時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