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譯■葉興台

印度的創傷不僅得以孟買遭攻擊的規模,而且還要以持續的時間來衡量。最近
3天,印度安全部隊在這個世界最大民主國家的金融中心,與控制重要據點的
恐怖份子交戰,與自殺炸彈帶來的立即恐怖相比,一支民兵敢死隊以慢動作的
方式進行殺戮,這次印度政府擊潰槍手的方式,為打擊恐怖份子展開了新頁,
就這個角度而言,很像是在打一場戰爭。

對印度政府而言,這也像是入侵。新德里當局立即指責這班人與巴基斯坦有關
,巴基斯坦的伊斯蘭聖戰組織虔誠軍(Lashkar-e-Taiba)成為合理的懷疑對
象,該組織的領導人薩伊德(Hafiz Mohammad Sayeed)公然在巴基斯坦執
行任務。孟買的攻擊行動是如此的慘烈,對印度政府也是一大侮辱:古老敵人
的根基竟然在國境之內,這對印度的心理衝擊不下於政治衝擊。

目前有關誰組織和執行這起殺戮行動,相關的事實還相當少,但最重要的是,
孟買攻擊行動與印度先前發生的恐怖攻擊明顯有別,此次行動的目標是美國、
英國公民和猶太人,顯示此次攻擊若不是由蓋達組織的羽翼團體策畫,就是由
支持蓋達組織理念的團體所發起,此次攻擊不是透過軍事手段來達成政治目標
,而是對猶太復國帝國主義十字軍戰士展開的第一戰,這是伊斯蘭聖戰教義中
乖戾和妄想世界觀的邪惡根源。

在西方陰謀對付穆斯林的想像中,印度被認為與西方通敵,因而爆發了孟買的
悲劇。孟買是印度快速發展和日益富裕的象徵,對鄙視開放社會、政治自由和
經濟進步者而言,也是道德墮落的標誌。

印度很輕易就被織進恐怖份子的陰謀論述裡。印度有1億5千萬名穆斯林,加
上數百萬貧窮的印度教徒,在過去幾年印度快速的經濟發展中,一直被排除在
外,無法共享經濟成果。印度的穆斯林一直被印度教極端民族主義份子的恐怖
行動所苦,卻幾乎得不到國家的保護。事實上,印度的主要反對印度人民黨
(BJP)不斷遭到指控,從事秘密的反伊斯蘭教行動。

然後還有喀什米爾問題。自1947年印度和巴基斯坦分治以來,喀什米爾爭議就
未曾斷過,該省一直受到印度高壓軍事控制,孕育了一代接一代的反抗軍,這
些反抗軍多年來獲得巴基斯坦軍方暗助,而且打著分離主義和伊斯蘭教理念的
旗幟行動。

印度一些穆斯林對現狀不滿的事實,絕對不能作為恐怖主義的藉口,孟買的恐
怖屠殺行動不能被視為試圖對抗不公之舉,而是煽動內部衝突、加深不信任、
好讓政治人物難以尋求妥協的一項犬儒策略。

印度政府面臨的最大挑戰在於,除了要為伊斯蘭聖戰士暴力行動的受害者尋求
正義,也要為讓伊斯蘭聖戰士師出有名的穆斯林尋求正義,換句話說,新德里
當局必須設法讓擊倒恐怖主義成為各信徒之間的共識。

在孟買攻擊行動發生後,無可避免的會出現報復的意念,但報復談何容易。印
度各宗教信徒之間的衝突史斑斑可考,維持治安者的報復行為,加上印度政府
鎮壓,促使穆斯林日益疏離和激進化,成為恐怖份子遂行野心的藉口。

因此,印度與巴基斯坦的關係恐怕會惡化。巴基斯坦外長說得很對:「我們面
對共同的敵人。」在巴基斯坦法所難及的部落地區接受訓練的恐怖份子,除了
決心要破壞該國脆弱的民主,也決心要與印度和西方為敵,伊斯蘭馬巴德當局
宣稱要打擊好戰份子,印度卻認為,巴基斯坦情報單位和聖戰士已勾結了好幾
十年。

印度和巴基斯坦互相用核子彈頭瞄準對方,世界的安全端賴兩國避開軍事衝突
,他們的共同目標是展現有效的政治對話,恐怖份子的野心則是讓民主成為多
餘。

印度成為恐怖份子的目標,不僅因為該國居少數的穆斯林對現狀不滿,也因為
該國是一個經濟快速發展,因而出現潛在不穩定改變的民主國家,加上過去各
宗教信徒之間屢屢爆發衝突。但印度也是該地區文化開放和政治自由的燈塔,
恐怖份子顯然認為這個堡壘相當脆弱,可以加以分裂,印度必須證明恐怖份子
想錯了。

來源:立報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