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科索沃宣佈獨立,歐洲最年輕的國家由此誕生。然而,最初的期望
很快就落空了。很多人說,這個國家幾乎沒有什麼變化,同以往的歷史時期
一樣讓人感到绝望,首當其衝的是經濟上的困境。下面是德廣聯記者從普裡
什蒂納給德國之聲發來的報道。
 
在普裡茲倫的多國維和部隊營地裡,福格爾(哈拉爾德Fugger)將軍向科
索沃新維和部隊轉交聯邦國防軍贈送的200多輛軍用車輛。這也是來自德國
方面的慷慨援助。人們希望科索沃多民族組成的安全力量有朝一日能發展成
該國獨立的軍隊。然而,目前的時機還不够成熟。歐洲最年輕的國家在宣佈
成立的一年之後,依然沒有實現完全意義上的主權--即便對於許多科索沃阿
族人來說,獨立意味著一個新紀元的開始,並曾經迫不及待地在這個歷史時
刻來臨前的前夜歡呼雀躍。

現在,一年過去了,很多人不禁自問,獨立究竟意味著什麼?普裡什蒂納的
一名年輕人在喇叭齊鳴的喧鬧聲中提高嗓門說道:「一年之後,我依然感到
驕傲,因為我們做到了獨立,而且得到了許多強國的承認。除此之外,我想
不出還有什麼特別積極的意義」。

一名出租車司機被卡在歡呼、鳴笛、搖旗的慶祝隊伍中,他表示, 「我希望
社會福利、經濟方面能有較好的起色。因為貧困是一顆定時炸彈」。

一位老人擠過載歌載舞的人群,嘴裡嘟嘟囔囔地說著與節日氣氛不太協調的
牢騷話:「一年過去了,什麼也沒有發生。我們去不了北方,那裡全都是巡
邏的塞族人。政府許下的諾言全都成了空話」。

這話並不全對。政府還是做了一些事情:自己的憲法、自己的情報人員和安
全警衛。更重要的是,科索沃成立了新的政府部門,獲得了大量的國際援助。
科索沃當局不斷重複著自己在過去的一年裡取得的成績。然而,假如沒有外
援,政府的統治不可能維持下去。歐盟駐科索沃警察和文職使團(EULEX)
開始在科索沃的使命後,形成了與聯合國科索沃特派團(UNMIK)平行的第
二套行政管理體系,這讓許多人感到不快。他們沒有看到什麼成就。

一名年輕人非常失望,因為體育事業沒有任何發展。這意味著,成立一支足
球國家隊還是遙遙無期, 「我們一直都可以在本國範圍內自由來往,但是出
國旅遊就沒門了。簽證的難題還是沒有解決」。

儘管貧困問題非常嚴峻,科索沃經濟不振,沒有外國企業前來投資,科索沃
政府還是在獨立一年之際舉辦了盛大的慶祝儀式、音樂會,燃放禮花。但在
塞族人居多的北方,來自貝爾格萊德的議員打算與科索沃的塞族政治家一起
組建議會。當地人還上街遊行,以示科索沃依然是塞爾維亞的一個省份。

Andrea Muehlberger

來源:德國之聲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