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星期二(4月14日),連續進行數週示威,並造成東協峰會喊卡,各國領袖倉皇搭直昇機撤離的紅衫軍,在軍方宣佈將進行驅離之後,突然宣佈結束行動,撤出曼谷。由政府派巴士把還在現場的兩三千名群眾,送回北方省分的家鄉。

示威者顯得疲憊、失望,偶而揮舞手中勝利的標示,但眼中卻噙著淚水。軍方溫情喊話:「等巴士的時候請站在樹蔭底下。請照顧好老弱婦孺,有任何問題我們都會協助各位。」每個人心中都藏了一個問號:沸沸揚揚的紅衫軍抗議行動,就這樣結束了嗎?

當然不是。

從去年的黃衫軍發動街頭示威,迫使機場關閉,成千上萬觀光客被困泰國,到今年紅衫軍有樣學樣,砸掉東協峰會,並在曼谷演變成兩天暴動,泰國呈現在世人面前的,是社會的嚴重分裂。一個微笑的國度,竟有這樣深層的不滿與挫折,真的令人驚訝。

這次示威的紅衫軍,來自泰國北方省分,多為農民與小商人。他們經濟上相對弱勢,居於社會底層。長久以來覺得受到歧視,甚至他們北方的方言,也被曼谷人嘲笑。他們多半是前總理塔信的支持者。塔信是華裔,出身北方清邁。本身非常有錢,但卻深獲農村與窮人的支持,視其為代言人,代表他們與曼谷的既得利益抗爭。

塔信擔任總理時,憑藉其魄力與執行力,讓農村經濟起飛。每村發一百萬銖,助其發展經濟的作法,更在當時掀起「塔信經濟學」的旋風。但是民粹的風格,卻與曼谷的傳統政治格格不入。加上他的「泰愛泰黨」支持度高,可以一黨單獨組成政府,不必與他黨分享權力,更破壞了曼谷政壇的潛規則,因此樹敵眾多。

但是塔信也有缺點。成功企業家從政,總是政商關係不清,公私利益不分,加上逃漏稅,這是他遭受抨擊第一點。在泰南掃毒時雷厲風行,造成無辜平民死亡,是另一個被人抓在手上的小辮子。於是反對塔信的民聯,聯合城市白領、退役將領、知識份子等組成黃衫軍,要求塔信下台。政治對峙之下,終演變成2006年的軍事政變。

軍方一年多後還政,泰國舉行選舉,又是支持塔信的政黨獲勝。於是黃衫軍再起,包圍機場,要求總理下台。最後法院連續判決兩位總理沙瑪和宋猜下台,並由國會選出民主黨的艾比希擔任總理。

這下輪到支持塔信的紅衫軍不滿。他們雖然支持塔信(塔信也在海外煽動人民革命),但表示更關切的是泰國的民主他們指出,前面三位總理,一位是政變被拉下來,兩位是法院判下來,現在的艾比希又是國會間接選舉出來,這置泰國人民意見於何地?他們要求的是真的民主,所以艾比希要下台,泰國政局交由大選決定。

本來過去泰國遇到政治僵局,都是由泰王出面調解。可是泰王年事已高,臥病在床,因此這次也沒出面呼籲團結。所以現在要看各派政治勢力,如何自己解決僵局了。這又可以分近的、遠的,兩個部分:

近的,是看警方怎麼處理逮捕的紅衫軍領袖?過去黃衫軍鬧事的時候,軍方相當溫和。現在對紅衫軍呢?泰國執法單位現對紅衫軍領袖發出通緝令,並吊銷塔信護照,大有秋後算帳的味道。這種差別待遇,又為泰國政治埋下不安的種子。

遠的,是看艾比希願不願意舉行大選?舉行大選未必能立刻修補泰國社會的裂痕,但總有一個開始。要是不選,正當性總是不足,紅衫軍仍會再起,到時政治不安拖垮經濟,還是會面臨政治危機。艾比希怎麼選擇,也因此成為關注焦點。

引自劉必榮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