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

    7月5日的烏魯木齊流血事件,至今正好兩個月。根據慣例,經過中共嚴厲鎮壓以後,民眾再“刁”,也要暫時避一避風頭。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經過慎密評估,當然也認為大事已定,才在8月22日親赴新疆考察。這天是鄧小平的生日,想來胡錦濤還要借鄧小平之靈來保佑他。到了新疆,他自然而然還要發表一系列堂而皇之的“最高指示”。只是沒有料到,他才離開烏魯木齊一個星期,哪裡再度出現遊行示威,甚至發生5死14傷的流血事件。簡直就是打了胡錦濤一個耳光。

    這個耳光打得很重。第一,與其說這些示威是對著當地的領導人,不如說是對著胡錦濤為首的黨中央,因為發生在胡錦濤剛剛離開的時候。第二,這次遊行示威,與以前的漢人與維人的衝突有不同,那是漢人的示威,不只是反映漢人與維人的矛盾,更是漢人對政府的不滿;也就是說,矛盾轉化了。這個意義非同小可,一旦維、漢兩族找到自己共同的敵人共產黨,中共的統治還能維持下去嗎?當然,要達到這一點,還需要努力,還需要相當的時日。

    這次對政府的不滿,乃因烏魯木齊出現“打針黨”,維人向漢人扎針,到底這些針有沒有毒,還是個謎,但是已經引起民眾恐慌,而當局處理不力,才引發漢人對政府的不滿。這個情況,正如7月5日的流血事件,不論是甚麼原因發生的,政府不能及時制止,導致流血事件擴大,主要責任就是政府的。去指責甚麼“三股勢力”,都是當局推卸責任的手法。尤其是把主要責任推給世維大會,那麼這一次又要推給誰?難道世維大會能夠指揮烏魯木齊的漢人?

    除了處理流血事件的責任,這些民族問題的爆發,難道不是中共民族政策的長期失誤?難道不是中共長期貪污腐敗的後果嗎?

    我們知道,身為新疆書記的王樂泉,包括他的子女,就是貪污腐敗集團,不但在新疆,也是在過去做官的山東,網路揭發,王樂泉家族與新疆的營建公司就有特殊的利益關係。為了便於貪污,他們不但掠奪新疆的資源,而且必須挑撥漢維關係,這樣才能取得漢人的支持。然而這種手段只能蒙騙一時,不可能蒙騙長久,一來他們忙於搜刮,無心打理政事,尤其王樂泉已到退休年齡;二來,他們壟斷了權力,卻無法保障漢人的利益與安全,大部分中下層漢人也一樣受到這幫漢人官吏的盤剝,他們也就會慢慢認識到王樂泉之流挑撥民族關係的險惡用心,因為最終受害者,還是各族的普通民眾。

    所以這次的抗議示威中,他們抗議政府的無能,抗議王樂泉的貪污。正是因為漢人把抗議的矛頭轉變了,那些軍警才不理你是維人還是漢人而格殺勿論。這樣一來,王樂泉的挑撥離間宣告破功。當然,他們不會就此停止挑撥民族關係,因為這是最後的法寶,也還是最有效的手段。

    馬英九及其政府為了拍共產黨的馬屁,遠藏人、維人而親共黨小人,凸顯其投機取巧本色。他們的階級優越感與種族優越感注定他們一定要投靠強權,欺負弱小。但是歷史也必將對他們做出懲罰。

 

引自林保華評論

 

創作者介紹

G.I.S.T.

GI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